• 了解藝術作品可以提供給藝術界的貢獻。
  • 了解藝術的改變的過程。
  • 了解成功的藝術家會向前輩的藝術家學習。

  什麼是你過去這一週發生的大事?過去這個月呢?或過去這一年?我想你對這三個問題的回答會截然不同。一週之內的大事可能是考了一科高分,或是賺了二十元外快;可是如果以月或年來看,這些事情可能已微不足道。藝術史學家在藝術批評的最後的工作階段也是一樣,即評價一件藝術作品時會從這個作品的各個層面來探討。

  對於藝術史學家來說,評價一件藝術作品便是決定它是否對藝術史有持久的貢獻,是決定它是否引進了新的藝術風格,或者以現存的某一種風格呈現出登峰造極之表現。評價也可能是判定一件藝術品是否引進了新的技法或新的媒材。

評價作品的風格

  一件藝術品對藝術的貢獻方式有很多種,其中一種即是引進新的藝術風格。我們看看二十世紀野獸派畫家馬諦斯﹝Henri Matisse﹞的作品《屋內的依特拉斯坎花瓶》﹝Interior with an Etruscan Vase﹞。一個藝評家在評斷這幅畫時,會稱讚它運用大膽的色彩,一個藝術史家則會看得更遠。藝術史家會注意馬諦斯如何以大膽的色彩影響其他的藝術家,或改變大家對藝術的既定觀念。

屋內的依特拉斯坎花瓶
﹝Interior with an Etruscan Vase﹞
1940 年

馬諦斯﹝Henri Matisse﹞之作品

油彩•畫布,73.6 x 108 公分

克利夫蘭美術館,俄亥俄州﹝Ohio﹞,美國

  下面一幅是石川欽一郎的水彩作品《台灣豐原鄉道 》。這幅作品裡有任何東西會讓藝術史學家感覺新鮮或是衝擊的嗎?為什麼這件作品評價如此的重要?


石川欽一郎《台灣豐原鄉道 》,31.2 x 41 cm,水彩

  石川欽一郎是一位讓台灣的西洋繪畫啟蒙的日本畫家。他出生於一八七一年初日本靜岡縣,曾留學英國學習水彩。一九○七年他被派來臺灣任臺灣總督府陸軍翻譯,並兼任臺北國語學校美術老師,而推廣臺灣美術運動最力之倪蔣懷先生便是此期之學生。

  石川欽一郎首度將台灣本土的美表現出來後,便給台灣本土畫家一個莫大的啟示和震撼。雖然他是日本人,但是使用的繪畫技法卻是西洋水彩技法。其描繪的台灣鄉村景象,使當時台灣的畫家警悟到自身成長的環境,從此台灣畫家的藝術觀才真正落實到根本的鄉土精神,亦即找尋到台灣社會樸實的、親切的抒情浪漫的一面。

  我們再看看西方的一位重要畫家喬托﹝Giotto di Bondone﹞,他是開啟西方文藝復興時期繪畫的畫家。下面一幅是他的作品《聖母與聖嬰》﹝Madonna and Child﹞。

聖家族逃往埃及
﹝The Flight into Egypt﹞

1320 ~ 1330 年

喬托﹝Giotto di Bondone﹞之作品

蛋彩•畫板,85.5 x 62 公分

國家藝廊,華盛頓﹝Washington DC﹞,美國

說明:這幅畫可能是放在教堂祭壇上的裝飾品。

  這件作品從現在的眼光看起來似乎是很僵硬,然而對於藝術史家來說,它的意義比眼睛看到的來得更多,藝術史學家會試著想像自己是活在喬托的年代。那個年代,大多數畫家畫瑪利亞的畫法正如契馬布耶﹝Cimabue﹞畫的《寶座聖母像》﹝The Madonna in Majesty﹞。宗教畫像不一定要看起來寫實,它們是用來讓信徒緬懷先知和聖者,並教導宗教的意義。

寶座聖母像
﹝The Madonna in Majesty﹞
1285 ~ 1286 年

契馬布耶﹝Cimabue﹞之作品

蛋彩•木板,385 x 223 公分

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義大利

  因此喬托的《聖母與聖嬰》裡對於瑪利亞的表現方法,對當時的人來說是一種震驚,因為她的形象比當代傳統瑪利亞的形象更接近真實。喬托的這幅圖雖然有傳統金色的背景,但人物卻不呆板,而且給人三度空間的印象。

  契馬布耶的《寶座聖母像》裡的孩子看起來不像真實的孩子,他似乎是在像觀眾宣道,而喬托畫的孩子則較自然,他就像真實的孩子一樣抓著母親的一隻手指頭。

評價作品的技術

  藝術品的另一個貢獻是提供新的技術,所謂技術是藝術家運用媒材的方式,看看法國畫家家秀拉﹝Georges Seurat﹞的作品《大傑特島的星期日下午》﹝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 la Grande Jatte﹞便能明瞭。在這幅畫裡秀拉使用的技術和其他藝術家不同,他運用了一種科學技術來組合數以千計的色點,使得他的畫看起來像是閃爍著陽光。這個例子正好說明藝術家如何運用舊有的媒材來發展新的技術。

大傑特島的星期日下午
﹝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 la Grande Jatte﹞
1884 ~ 1886 年

秀拉﹝Georges Seurat﹞之作品

油彩•畫布,205 x 308 公分

芝加哥藝術學院,芝加哥﹝Chicago﹞,美國



從歷史評價作品

  如果歷史學家的工作是看到作品的背景,他在審視喬托的《聖母與聖嬰》時,是否也該和後代藝術家的作品做個比較?下面也是一件以聖母與聖嬰為主題的作品,不過它是一件浮雕作品。這個浮雕是義大利雕塑家科西摩﹝Fancelli Cosimo﹞的《聖母》,約完成於 1688 年代,在喬托完成他畫作的三百年後。你是否注意到這一個作品比喬托的聖母更接近真實。這個母親和小孩看起來就像真人一樣,他們與你在街上看見的母親與小孩極為相似。

  像這樣的作品能掩蓋喬托作品的重要性嗎?不,藝術的變化是一點一滴慢慢累積的,每一個時代都是踏著前人的腳步。因此,像科西摩的這件浮雕是經由喬托和其他藝術家的努力,才有被創造出來的可能。這個作品的存在驗證了過去藝術家的感性和技巧的價值。


科西摩﹝Fancelli Cosimo﹞
《聖母》﹝Madonna﹞,1688
石膏,73 cm 高,羅馬 Santi Martina e Luca
問題 :你如何來描述這兩座雕像的眼神?他們的心情如何?科西摩還使用了什麼特色來讓主題看起來更真實?



《素描的功能與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