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瞭解明代藝術風格與藝術家。
  • 吳門畫派
  • 青藤白陽
  自從五代之西蜀、南唐開始,直到南北宋各個朝代,多相繼設立畫院,其勢力日見擴張。然而到了元代,因朝廷不重視文藝,因此畫院的制度遂告終止。不過到了明成祖朱棣又將文人、畫士家延攬入宮,為其服務。

  明朝畫院雖盛,但因實行文化專制,對畫家的迫害也較宋代殘酷,於是畫院畫家,只好謹慎的追求古人的形式,並迎合皇帝的意思,以求自保,成就自然無法與宋代畫院相比。儘管如此,明朝的畫院還是出現不少優秀的畫家。

  一般來說,明朝初期,崇尚宋代畫風的畫家在宮廷、民間相當普遍,其中以戴進領導的「浙派」對當時畫風影最大。明朝中期隨著經濟生活的繁華,素有「魚米之鄉、絲綢之路」之稱的蘇州﹝俗稱吳門﹞湧現出卓有成就的畫家群體,其中以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四家最為著名,人稱「吳門畫派」。他們的作品大多以表現江南文人優雅閒適的生活情趣。到了明朝後期,隨著社會思潮的活躍,士大夫文人畫更是向獨抒性靈發展,以畫為樂、以畫為寄。


第一部分:明朝初期的繪畫

  明朝初期的主要畫家包括擅長花鳥畫的呂紀和「浙派」的領導者戴進。

畫家:呂紀Lu Ji, 1429 ~ 1505

  呂紀,字廷振,號樂愚,浙江寧波人。孝宗弘治年間被徵昭進入畫院,供事仁智殿,官錦衣衛指揮。他善長於畫花鳥。他開始作畫是跟邊文進學習,後來研習唐宋諸家名作的畫作,繼承發展了宋代院體的傳統,工筆勾勒與寫意俱佳,而且善於結合兩體,拓展了花鳥畫的表現形式,他的畫設色精麗,造型生動,代表作有《桂菊山禽圖》、《花鳥圖》、《秋渚水禽》等。

桂菊山禽圖
明朝初期

呂紀﹝Lu Ji﹞之作品

軸•絹本•設色,192 x 107 公分

故宮博物院,北京,中國

  呂紀的花鳥畫含有規勸皇帝實行善政的意思,如在《三思圖》中,畫了三隻相思鳥,以表示凡事三思而行;在《殘荷鷹鷺圖》,畫一隻雄鷹正轉身下撲,荷塘中白鷺和小鳥都驚慌逃避,不知所措,借以告戒皇帝不要濫用武功。

三思圖
明朝初期

呂紀﹝Lu Ji﹞之作品

軸•絹本•設色,219×107 公分


殘荷鷹鷺圖
明朝初期

呂紀﹝Lu Ji﹞之作品

軸•絹本•墨筆,190 x 97.8 公分

故宮博物院,北京,中國



畫家:戴進Dai Jin, 1388 ~ 1462

  戴進,浙江杭州人。他曾在宣德年間被推荐入宮,後遭忌返回家鄉,賣畫為生。戴進的繪畫技巧具多樣性,無論是人物、山水、花卉皆很擅長,人物面貌也有多种變化,山水取法宋人蒼勁一派,又融以元人水墨法傳統,山石大斧劈皴,水墨淋漓,豪放挺健,下筆較重,粗爌有力,氣勢充沛。人物工意結合,面部描寫較細,神態生動,衣紋線條則粗放頓挫,勁鍊洒脫,風貌獨具,花鳥既能工筆設色,又能水墨寫意。

  戴進的直接傳承者有其子戴泉、婿王世祥、弟子方鉞、夏芷等,均為浙江人,故他的畫派世稱「浙派」。代表作有《關山行旅圖》。

關山行旅圖
明朝

戴進﹝Dai Jin﹞之作品

軸•紙本•設色,61.8 x 29.7 公分

故宮博物院,北京,中國





第二部分:明朝中期的繪畫

  明朝中期的繪畫以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四家最為著名,人稱「吳門畫派」。他們的作品大多以表現江南文人優雅閒適的生活情趣。

  在「吳門畫派」興復文人畫的風潮影響下,隨著思想家強調選擇主觀能動的「心學」起,明代中期的繪畫變得更有生氣,在技法上也有許多突破,表現於花鳥畫創作上,水墨寫意的大家應運而生,他們就是號白陽山人的陳淳﹝1483年-1544年﹞,及號青藤的徐渭,世稱「青藤白陽」。

畫家:沈周Chen Zhou, 1427 ~ 1509

  「吳門畫派」的四大家各有千秋,其創始人沈周功力深厚,不慕功名,最富文人氣息,他具有多方面的文化修養,書法雄厚渾樸,兼工山水、花鳥、人物,中年畫法嚴謹細秀,用筆沉著勁鍊,以骨力勝;晚年筆墨簡放粗豪,氣勢雄強。所作率意縱逸,寓有野逸之趣,成為明代復興文人畫的先鋒。其代表作有《廬山高圖》、《策仗圖》、《夜坐圖》等。

廬山高圖
1467 年

沈周﹝Chen Zhou﹞之作品

軸•紙本•設色,193.8 x 98.1 公分

故宮博物院,台北,台灣

  此幅《廬山高》為沈周為了慶祝其師陳寬七○歲壽慶而作。畫中山石林木筆法全仿王蒙,益以本身功力,更覺渾樸雄健。,幾無空處,山石皆用披麻皴法,先以淡墨層層皴染,再施以濃墨逐層醒破。筆法穩健細謹,不恣意逞任,用墨濃淡相間,於滿幅佈局中有疏朗之感,故覺實中有虛。而畫懸泉百丈直瀉沖下,澗水輕柔,雲光山色極為精采。

畫家:文徵明Wen Zheng Ming, 1470 ~ 1559

  文徵明,江蘇長洲人,初名壁,字徵明。他跟沈周學畫,書畫造詣極為全面,山水、人物、花卉、蘭竹等無一不工為明四大家之一。他的山水畫題材大多描寫江南景物,而山水中人物形象與風度,完全摹仿趙孟頫。他的《古木寒泉圖 》畫中,一松一柏,相旁而生。

古木寒泉圖
1549 年

文徵明﹝Wen Zheng Ming﹞之作品

軸•紙本•設色,194.1 x 59.3 公分

故宮博物院,台北,台灣


  柏樹老幹分披,杈枒四出;其後松樹兩幹並伸,參雲直上。背景石壁與松柏緊貼,塞地漫天,幾無餘地,忽於絕高處界出飛泉一道,數折而下,遂使通幅於緊迫繁複之中,遽爾空靈疏朗,確為神來之筆。

人物畫師李公麟,遠承古代傳統,筆法工細流暢。文徵明到晚年具有粗細兩種風格,愈晚愈工。因其享年甚高,且畫藝、德行皆為時人所重,受其影響者甚多並有所成就,如其子文彭、文嘉,姪兒文伯仁,學生陳淳、陸治、錢榖等人,都是吳派之中堅人物。

畫家:唐寅Tang Yin, 1470 ~ 1523

  唐寅是文徵明的好友,領悟力異常,年青時應試,中應天府﹝今南京﹞解元,後入京會試,因舞弊案牽連下獄。他一氣之下絕意仕塗,放情聲色,以詩文書畫為生。

  唐寅的作品以工細為主,又兼有文人的筆墨,富有詩一般的意境;書法秀逸遒勁,風格灑脫,雅俗共賞,深受歡迎。他也是一位人物畫、山水畫、花鳥畫兼工的畫家,並因生活多趣,風流瀟灑,而成為家喻戶曉的江南才子。他所畫的《陶穀贈詞圖 》,畫中人物刻畫,工謹微妙,

陶穀贈詞圖
明朝中期

唐寅﹝Tang Yin﹞之作品

軸•絹本•設色,168.8 x 102.1 公分

故宮博物院,台北,台灣


  陶穀拈鬚倚坐榻上,旁置筆墨紙硯,前面燃著紅燭。秦蒻蘭束髮高髻繡襦羅巾,坐彈琵琶,情態生動逼真,正是贈詞前後的情景。背景之樹石、竹蕉、盆花,乃至坐榻、畫屏也都精心刻畫,不獨佈局得體,設色秀妍,而且理趣兼優,形神俱佳。右上有唐寅題詩:「一宿姻緣逆旅中,短詞聊以識泥鴻。當時我作陶承旨,何必尊前面發紅。」詩情畫意,寓意殊深。

畫家:仇英Chou Ying, 約 1498 ~ 1552

  仇英字實父,一作實甫、號十洲,江蘇太倉人。他出身工匠,但勤奮好學,創作態度十分認真,一絲不苟,所畫人物、山水,精工具體,設色清麗,構圖繁密,意境深邃,文雅而嚴謹,匠心獨具,為他人所不及。故而他贏得畫壇的尊重,成為「吳門畫派」四家之一。 他的《漢宮春曉》,描繪宮中嬪妃生活。

1

2

3

漢宮春曉
明朝中期

仇英﹝Chou Ying﹞之作品

卷•絹本•設色畫,30.6 x 574.1 公分

故宮博物院,台北,台灣


  畫中園庭殿宇極其繁盛,臺閣欄杆門牆皆用界筆畫成,精細入神。而人物勾勒筆法秀勁,設色青綠重彩,穠麗典雅,其畫雖仿宋人,然有超越之處。

畫家:陳淳Chen Chun, 1484 ~ 1544

  陳淳是明代中期,蘇州地區的藝術家。他兼善詩、書、畫三藝,尤其精於花卉畫,人們用「一花半葉,淡墨欹豪,疏斜歷亂,咄咄逼真,傾動群類」形容之。

  陳淳的花鳥畫師法沈周,用筆隨意,淡墨疏毫,生趣洋溢,是位以拙勝巧的高手。他的水墨花卉常常是一花數葉,疏淡欹斜,比沈周的作品更為活潑,譬如《雜花圖》,對後代寫意花鳥亦具影響力。

雜花圖
明朝中期

陳淳﹝Chen Chun﹞之作品

紙本•冊頁•墨筆,28 x 37.9 公分

上海博物館,中國



畫家:徐渭Xu Wei, 1484 ~ 1544

  徐渭字文清,號天池山人、青藤老人等。他到了中年以後才開始學畫,擅長畫花鳥,兼能山水、人物、水墨寫意,氣勢縱橫奔放。特長於水墨大寫意花卉,工畫殘菊敗荷,皆古樸淡雅,別有風致。

  徐渭所繪山水,縱橫不拒繩墨,所繪人物尤其生動。在作品中,徐渭經常題詩題句,借題發揮,抒寫對世事的憤懣,所表現的思想政治傾向多比較激烈。徐渭亦工書法,行書效仿米氏,筆意奔放如其詩,蒼勁中姿媚躍出。如《墨葡萄圖》,几無線條,全用潑墨潑水而成,其墨分五色,濃淡有致,形態生動;狂放之氣,足以傲人。

墨葡萄圖
明朝中期

徐渭﹝Xu Wei﹞之作品

軸•紙本•水墨,116.4 x 64.3 公分

故宮博物院,北京,中國

  近代藝術大師齊白石提到徐渭時曾說:「恨不生三百年前,為青藤磨墨理紙。」這足以說明徐渭繪畫對後人影響之深。




第三部分:明朝後期的繪畫

  明朝後期的畫壇中心人物是董其昌。他誕生於上海松江,官至禮部尚書,是繼元代趙孟頫之後的又一位大官兼文人書畫家。

  這時候,隨著社會思潮的活躍,人物畫也有了較大的改觀。不拘陳法、追求個性的大畫家陳洪綬就誕生於這一時期。

畫家:董其昌Dong Qi Chang, 1555 ~ 1636

  董其昌字玄宰,一字元宰,號思白,又號香光居士。他是明代後期著名畫家、書法家、書畫理論家。著書有《容台集》、《容台別集》、《畫禪室隨筆》、《畫旨》、《畫眼》等。平生對書畫理論見解相當豐富,竭力推崇和提倡「文人畫」的「士氣」。曾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在繪畫上,董其昌專長於畫山水,宗法董源、巨然、高克恭、黃公望、倪瓚等,尤其看重黃公望,他的山水畫大體有兩種面貌,一種是水墨或兼用淺絳法,這種面貌的作品比較常見;另一種則是青綠設色,時有出以沒骨,比較少見。

  董其昌十分注重師法古人的傳統技法,題材變化較少,但在筆和墨的運用上,有獨特的造詣。他的繪畫作品,經常是臨仿宋元名家的畫法,並在題識中加以標榜,雖然處處講摹古,並不是泥古不化,而是能夠脫窠臼,自成風格,其畫法特點,在師承古代名家的基礎上,以書法的筆墨修養,融會於繪畫的皴、擦、點劃之中,因而他所作山川樹石、煙雲流潤,柔中有骨力,轉折靈變,墨色層次分明,清雋雅逸。他的畫風在當時聲望顯著,成為〝華亭派〞的首領。 傳世名作有《夏木垂蔭圖》、《葑涇訪古圖》、《贈稼軒山水圖軸》等。

夏木垂蔭圖
明朝後期

董其昌﹝Dong Qi Chang﹞之作品

軸•紙本•水墨畫 ,321.9 x 102.3 公分

故宮博物院,台北,台灣



畫家:陳洪綬Chen Hong Shou, 1598 ~ 1652

  陳洪綬,浙江諸暨人。字章侯,自號老蓮。明亡後,又號悔遲、勿遲、雲門僧。擅長書畫。在繪畫方面,他專工人物,旁及花鳥、草蟲、山水,無所不能。他所畫的人物,軀幹偉岸,衣紋細勁,兼有李公麟和趙孟頫之妙,不過他喜歡用誇張手法來作畫,是晚明變形主義畫風的大家。

  陳洪綬的《梅花山鳥》,在巨大的太湖石後,有一棵樹榦盤曲的老梅,枝椏上滿佈著含苞待放和盛開的梅花。一隻山鳥佇立枝上,側頭而望。這隻山鳥的鳥喙平伸,表情極富趣味性。

梅花山鳥
明朝後期

陳洪綬﹝Chen Hong Shou﹞之作品

軸•絹本•設色畫,124.3 x 49.6 公分

故宮博物院,台北,台灣


  他以古籀法寫梅榦,筆力雄健。花以鉤勒填彩法畫成,輪廓線條細如游絲,遒勁穩定。花瓣和花蕊都用白粉點染,瓣瓣豐厚,朵朵圓實。石的皴紋扭動,筆墨圓潤而含蓄。


《清朝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