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期印象主義時期
高更﹝Paul Gauguin﹞﹝1848 ~ 1903

  高更是法國後印象派畫家、雕塑家、陶藝家及版畫家。 1873 年高更開始繪畫,並收藏印象派畫家作品。 高更早期的繪畫帶有實驗性,也很拘謹,令人聯想起在巴比松畫派﹝Barbizon School﹞影嚮下畢沙羅的作品。1880 年代早期,高更將筆觸放鬆、變寬 ,賦予畫面顫動的韻律特質,色彩仍很拘謹。他把顏色做塊面處理,自由地加重色澤的明亮感:例如以鮮亮的藍色畫陰影,以紅色畫屋頂,而使之自背景中突出。

  1888 年二月,他前往不列塔尼的阿凡橋,結識了貝納﹝Bernard﹞。貝納的一些觀念受到高更修正和潤飾,而形成今日為人所知的「綜合主義」﹝synthetism﹞運動的理論基礎。貝納排拒庫爾貝﹝Courbet﹞的寫實方式,主張拓展印象主義領域,乃朝著另一新的方向探索。貝納與高更雙雙尋求新的表現力量。他們主張藝術應具備有力、率直而普遍的相同象徵,以捨棄細節及特徵,並經過壓縮的感覺,強烈而集中地表現印象、觀念和經驗三者的綜合。高更於是走出了印象派畫家那種瑣碎的光影、固定短暫景象的意圖、以及對文學借喻的逃避。

  1889 年他前往勒普底,在勒普底時,他的畫呈現最簡潔的形式,色彩強烈,背景簡化成節奏起伏的形態。此種現象可見於《黃色的基督》﹝The Yellow Christ﹞。高更對於熱帶樂土的懷想,致使他於 1891 年抵達大溪地,並停留至 1893 年。該地的美與神秘,令他深深著迷。他非但捨不得離開,更去探尋那片原始、未開發的純真。他把「野蠻人」理想化,認為是受本能引導、接近自然的人,是真正創作的泉源。此時,高更已不再使用補色。他變得喜歡並用紅色與橘紅色、藍色與綠色、紫色與暗褐色,將靛藍當作黑色使用。儘管此時畫作在色調上比起他早期的作品來得陰沈些,但是在構圖上卻變得更為直接而大膽。這些作品同時具有壁畫的風格與份量。

  1901 年前往馬貴斯群島。儘管一時極端的消極,高更卻在此段期間完成了他一些最活潑鮮明、最富想像力的作品。


【繪畫作品選粹】

作   品 基  本  資  料 解 說

黃色的基督﹝The Yellow Christ﹞

1889 年

油彩•畫布,92 x 73.5 公分

歐布萊特•諾克斯藝術館,水牛城﹝Buffalo﹞,美國

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什麼?我們往何處去?
﹝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1897 年

油彩•畫布,139 x 374.5 公分

波士頓美術館,波士頓 ﹝Boston﹞,美國

亞耳的阿利斯康景色﹝The Alyscamps at Arles﹞

1888 年

油彩•畫布,92 x 73 公分

奧塞美術館,巴黎﹝Paris﹞,法國

市集﹝The Market﹞

1892 年

油彩•畫布,78 x 92 公分

國立美術館,巴賽爾﹝Basel﹞,瑞士

戴芒果花的大溪地姑娘
﹝Two Tahitian Women with Mango Blossoms﹞

1899 年

油彩•畫布,94 x 72.2 公分

大都會美術館,紐約﹝New York﹞,美國

妳何時嫁人﹝When Will You Marry ?﹞

1892 年

油彩•畫布,101.5 x 77.5 公分

國立美術館,巴賽爾﹝Basel﹞,瑞士

白馬﹝The White Horse﹞

1898 年

油彩•帆布,140 x 91 公分

奧塞美術館,巴黎﹝Paris﹞,法國

不列塔尼的風景﹝Breton Landscape﹞

1894 年

油彩•帆布,73 x 92 公分

奧塞美術館,巴黎﹝Paris﹞,法國

你為何生氣?﹝Why you are angry?﹞

1896 年

油彩•帆布,95.3 x 130.5 公分

芝加哥藝術學院,芝加哥﹝Chicago﹞,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