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哥德時期
喬托﹝Giotto di Bondone﹞﹝1267 ~ 1337
  若說杜奇歐重新詮釋了拜占庭藝術,那麼喬托則是改造了拜占庭藝術之後的藝術形式。他將拜占庭藝術中人物與建築的僵化形式,賦予自然與寫實的立體感,並將熱情與想像注入其中,這是西洋繪畫史的重要轉類點,因此後人稱他為西方繪畫之父。

  喬托為帕度亞﹝Padua﹞阿雷那禮拜堂作的壁畫:如聖若亞敬﹝S. Joachim﹞、聖安妮﹝S. Anne﹞、聖母和基督的故事中,表現了強烈的戲劇力量。這些作品在 1313 年﹝或在 1306 年﹞以前已經完成。在這之前,喬托可能已設計過亞西西﹝Assisi﹞的上教堂中,描述聖方濟﹝S. Francis﹞一生的壁畫連作。這些壁畫洋溢著人性,而聖方濟本人正是將人性注入十三世紀的宗教生活者,對藝術有強而有力的影響。

  大概在 1300 年之後,喬托設計了聖彼得教堂的《扁舟》﹝Navicella﹞,為象徵《教堂之船》﹝Ship of the Church﹞的巨型鑲嵌壁畫。大約在 1320 年代,他裝飾了佛羅倫斯,聖克羅齊教堂的 4 座禮拜堂,其中兩座和另一座禮拜堂中的《聖母升天圖》﹝Assumption﹞今日尚存。其中可看出少許哥德式雕刻的影響。他在梵蒂岡的作品《史蒂芬尼斯基祭壇》﹝Stefaneschi Altar﹞,雖然在 1342 年的一份文件中證明為他所作,但極可能出自他人之手;而《聖母登極》﹝The Madonna in Majesty﹞雖然沒有簽名,卻公認是他的作品。其他可能是他的作品者,包括《聖母之死》﹝Dormition of the Virgin﹞和佛羅倫斯聖母堂的一座十字架。


【繪畫作品選粹】

作   品 基  本  資  料 解 說
上教會內的濕壁畫
﹝Frescoes in the upper church﹞

1297 ~ 1300 年

濕壁畫

聖方濟教堂,阿西西﹝Assisi﹞,義大利



含 25 幅
畫作

下教會內的濕壁畫
﹝Frescoes in the lower church﹞

1297 ~ 1300 年

濕壁畫

聖方濟教堂,阿西西﹝Assisi﹞,義大利

 

十字架﹝Crucifix﹞

1290 ~ 1300 年

蛋彩•畫板,578 x 406 公分

聖馬利教堂,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寶座聖母像﹝The Madonna in Majesty﹞

1310 年

蛋彩•畫板,325 x 204 公分

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聖母與聖嬰﹝Madonna and Child﹞

1320 ~ 1330 年

蛋彩•畫板,85.5 x 62 公分

國家藝廊,華盛頓﹝Washington DC﹞,美國

聖方濟受聖烙
﹝Stigmatization of St Francis﹞

1297 ~ 1300 年

濕壁畫,270 x 230 公分

聖方濟教堂上教會,阿西西﹝Assisi﹞,義大利

若亞敬之夢﹝Joachim's Dream﹞

1305 ~ 1308 年

濕壁畫,200 x 185 公分

阿雷那教堂,帕度亞﹝Padua﹞,義大利

拒絕聖若亞敬的奉獻
﹝Rejection of Joachim's Sacrifice﹞

1304 ~ 1306 年

濕壁畫,200 x 185 公分

阿雷那教堂,帕度亞﹝Padua﹞,義大利

向聖安妮宣告受胎﹝Annunciation to St Anne﹞

1305 ~ 1308 年

濕壁畫,200 x 185 公分

阿雷那教堂,帕度亞﹝Padua﹞,義大利

金門相會﹝Meeting at the Golden Gate﹞

1302 ~ 1305 年

濕壁畫,200 x 185 公分

阿雷那教堂,帕度亞﹝Padua﹞,義大利

引見聖母
﹝The Presentation of the Virgin in the Temple﹞

1304 ~ 1306 年

濕壁畫,200 x 185 公分

阿雷那教堂,帕度亞﹝Padua﹞,義大利

聖家族逃往埃及
﹝The Flight into Egypt﹞

1304 ~ 1306 年

濕壁畫,200 x 185 公分

阿雷那教堂,帕度亞﹝Padua﹞,義大利

哀悼耶穌﹝The Mourning of Christ﹞

1305 ~ 1308 年

濕壁畫,200 x 185 公分

阿雷那教堂,帕度亞﹝Padua﹞,義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