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主義時期
哥雅﹝Francisco Goya﹞﹝1764 ~ 1828

唐.曼努埃爾.奧索里奧
﹝Don Manuel Osorio de Zuniga﹞

1788 年

油彩•畫布,127 x 160 公分

大都會美術館,紐約﹝New York﹞,美國

說明:
  唐.曼努埃爾.奧索里奧是阿爾塔米拉伯爵的一個兒子、阿斯托加侯爵。阿爾塔米拉伯爵夫人和她的小女兒的肖像畫以及他的兒子維森特的肖像畫下端題辭的字體,與曼努埃爾.奧索里奧的肖像畫的題辭的字體相似。另一幅畫第三個兄弟胡安.馬里奧.奧索里奧的肖像畫也有相似的題辭,這幅畫很可能出自畫家奧古斯廷.埃斯特韋之手。像穿紅衣服的小曼努埃爾用根繩索牽著一隻喜鵲一樣,年輕的胡安.馬里奧也用繩子牽著一隻小鳥—朱頂雀。

  兩幅畫似乎出白同一構思:兩個孩子都各白帶著自己心愛的動物 ,這也許表現某種寓意、以反映他們的性格。

  哥雅的這幅畫的色彩鮮艷奪目,加工十分精細:總的來說,是藝術上非常成功的作品。緊束腰身的絨帶使衣服更加突出,而衣服的不可思議的紅色在不太鮮艷但卻明亮的底色上突顯出來。孩子淺紅色的面孔在精細的花邊褶領巾露出來;且四同被棕色的頭髮圍襯著。整個情景似乎表現出寧靜和安詳的神態,天真無邪地在同栓在繩子一頭的動物以及關在籠子裡的動物嬉戲。但足我們不難發現,當人們讓孩子像往常一樣稍玩片刻之時,從他睜得大大的眼睛裡,從他過於嚴肅的而容上透露出一絲顯著西班牙貴族即將大難臨頭的跡象。

  也許應該從被栓住的動物,從孩子背後暗中發光的貓的眼睛,從被關在綠色籠子裡的小鳥,看到某種象徵性的意義。除了對一些細節作出可能的解釋之外,這幅畫確實優美無比,人物位於畫面止中保持著構圖的平衡,所有細節都認真刻畫,而色彩也神奇般地諧調。總之,哥雅善於抓住童年天真爛漫的本質和特性的本領,體現了一個偉大的肖像畫家的才華。


•我已經仔細的看了這幅畫,我有 新的見解 要跟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