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設計原則

7《強調》


本章內容

  • 簡介 ﹝Introduction﹞
  • 達到強調的途徑﹝Ways to Achieve Emphasis﹞
    • 強調對比﹝Emphasis by Contrast﹞
    • 強調孤立﹝Emphasis by Isolation﹞
    • 強調配置﹝Emphasis by Placement﹞
  • 強調的程度﹝Degree of Emphasis﹞

簡介

  一般來說,我們幾乎很難看到有任何一位藝術家或設計師很不在乎他的作品是不是被人注意到。在印刷和照相術發明之前,幾乎每一件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藝術家似乎可以隨心所欲地創作,頂多要考慮背後支持者的要求罷了。但隨著資訊複製科技的發展,雜誌、海報、書籍、廣告看板到處可見,這種現象對於資訊受取者雖然是一項利多,但是對設計師而言,卻是一項十分沉重的壓力。試想一件以傳遞資訊為目的的作品若不能引起人的注意,不是白做工了嗎?

  作為一個設計師,要如何抓住觀賞者的注意力?又要如何設計出足夠吸引讀者的圖像?說實在這兩個問題並沒有人可以保證一定能做到,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作品裡面若有一個強調的「重點」﹝emphasis﹞,或者是一個「焦點」﹝focal point﹞,可以增加觀賞者對這件作品的注意力。

  面對法國後期印象派畫家亨利•盧梭﹝Henri Rousseau﹞的一幅畫《夢境》﹝The Dream﹞,沒有人不會先注意到畫中斜躺的裸女,雖然這幅畫裡面還有其他的事物如:獅子、大象、土人以及滿佈畫面的熱帶叢林與花朵。

夢境
﹝The Dream﹞

1910 年

亨利•盧梭﹝Henri Rousseau﹞之作品

油彩•畫布,204.5 x 298.5 公分

現代美術館,紐約﹝New York﹞,美國


  下面這張李賢輝拍攝的《南方澳大橋》照片,上方是一片大海,前方是一座翠綠的山頭,南方澳大橋則清晰地呈現在最前面,讓觀賞者在看這張照片時,不能不立刻注意到它的存在。這座大橋每天有很多人開車經過那裡,由於受到附近景觀的影響,或者注意來往的交通狀況,一般人大概不會特別去留意它的造型。不過,因為攝影者李賢輝利用附近山頭,從更高的地方拍攝出這張照片,因而彰顯了這座橋的形狀與特色。

南方澳大橋
﹝Beatle nut shop﹞

2001 年

李賢輝攝影

南方澳,宜蘭,台灣



達到強調的途徑


強調對比

  我們經常看到一幅構圖簡單的設計作品,它的焦點非常清楚易辨,不過當構圖趨向複雜的時候,就需要一些額外的協助,藉由「強調」作品中的某一部分,使之成為觀賞者視線的焦點,以協助他們容易了解作品的意義。

  一般而言,所謂「焦點」就是形成焦點的元素跟其他的元素非常不同,而引人注目。形成焦點的方法有非常多種,最常見有以下各種:

  ﹝一﹞在黑暗的背景當中,以明亮的方式形式焦點:荷蘭巴洛克時代畫家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的名畫《夜巡》﹝The Nightwatch﹞,光源明顯的來自左側,照亮了一些人物使他們突出,同時也將另一些人物隱入暗影中,留待觀賞者去發現,增添了觀賞的情趣。


夜巡
﹝The Nightwatch﹞

1642 年

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之作品

油彩.畫布,359 x 435 公分

國立美術館,阿姆斯特丹,荷蘭

  ﹝二﹞以所佔面積的大小,突顯出視覺焦點:比利時的表現主義畫家安索爾﹝James Ensor﹞所繪的《面具與老婦人》﹝Old Lady with Masks﹞,老婦人臉龐以佔有畫面較大面積的構圖,吸引觀賞者的注意力。


面具與老婦人
﹝Old Lady with Masks﹞

1889 年

安索爾﹝RJames Ensor﹞之作品

油彩.畫布,54.5 x 46.5 公分

根特美術館,根特﹝Ghent﹞,比利時

  ﹝三﹞以形狀的與眾不同,突顯出視覺焦點:義大利矯飾主義畫家丁特利托﹝Tintoretto﹞在《佇立於彼拉多前的基督》﹝Christ Before Pilate﹞中,我們明顯地意識到,那個被帶來受審的基督,並非面對著比他優越的一群人,他們與基督是不能被等同而視的。因此為了彰顯基督在這種情境當中是一個主要的角色,丁特利托在構圖中用一個單獨的、有力的垂直形式強調基督的身形。

佇立於彼拉多前的基督
﹝Christ Before Pilate﹞

1566 ~ 1567 年

丁特利托﹝Jacopo Robusti Tintoretto﹞之作品

油彩•畫布,515 x 380 公分

聖洛可學會,威尼斯﹝Venice﹞,義大利

  除了以上這幾點明顯可見的例子,顏色與明亮都能用來表現對比的效果,以吸引觀賞的注意力。


強調孤立

  將欲被注意的事物孤立起來,使之成為「焦點」,也是達成「強調」效果的方式之一。譬如圖﹝3-1﹞這張構圖,紅色圓點被其他的黑色圓點包圍,呈現孤立狀態。即使將色彩的強調效果忽視,而僅以紅點所在位置,也足以讓觀賞者在眾多圓點當中,先注意到它的存在。

圖﹝3-1﹞

強調孤立的構圖


  十九世紀美國寫實主義畫家湯瑪斯•艾金斯﹝Thomas Eakins﹞的作品《安格紐診所》﹝The Agnew Clinic﹞,除了利用光線的亮度之外,也運用一道橢圓形的牆將醫生與在牆外的眾多醫科實習生分開來。尤其是,女病人位於畫面的最右下角,更突顯出她處在一群男性當中的焦點位置。

安格紐診所
﹝The Agnew Clinic﹞

1889 年

湯瑪斯•艾金斯﹝Thomas Eakins﹞之作品

油彩•畫布,214 x 300 公分

賓夕法尼亞大學,費城﹝Philadelphia﹞,美國



強調配置

  運用畫面中各種元素的配置,可以達到強調的效果。一個常用的方法就是透視法,荷蘭後期印象派畫家梵谷﹝Vincent van Gogh﹞的《夜晚露天咖啡座》﹝Cafe Terrace at Night﹞,即利用這種方法讓觀賞者的視覺焦點從前面冷冷清清的路邊咖啡座伸展到馬路盡頭的暗處,然後再反射回頭注視這些咖啡座。梵谷的一生是寂寞的,從這種畫面構圖,他似乎想要告訴世人某種內心深處的感受啊。

夜晚露天咖啡座
﹝Cafe Terrace at Night ﹞

1888 年

梵谷﹝Vincent van Gogh﹞之作品

油彩•畫布,81 x 65.5 公分

克羅勒•米勒國立美術館,歐特羅﹝Otterlo﹞,荷蘭

  義大利文藝復興三傑之一拉菲爾﹝Raffaello Sanzio ﹞《亞當和夏娃》﹝Adam and Eve ﹞,在構圖上雖然不是使用透視法則,但是藝術家利用畫面上亞當與夏娃兩個主體手心牽連的方式,加上纏繞在樹幹的人首蛇身怪物,使整幅畫的視覺焦點自然而然集中在這個區域,觀賞者也會因此期待著即將發生的事物。

亞當和夏娃
﹝Adam and Eve﹞

1509 ~ 1511 年

拉斐爾﹝Raphael﹞之作品

天花板上的蛋彩畫,120 x 105 公分

簽字大廳,梵蒂岡



強調的程度

  有些場合,設計的目的是為了要達成某種特殊效果,需要以特別誇大的強調手法,以吸引觀賞者的注意力。在新聞廣告、雜誌封面、街頭看板,我們經常看到這種例子。

  目前在台灣到處可見到的檳榔攤子,不僅招牌顯著、色彩鮮豔、文辭帶點性暗示,甚至以穿著性感服裝的所謂「檳榔西施」來招攬顧客。這些檳榔攤子在景觀上幾乎是談不上設計,甚至破壞了市容,但其視覺「強調」的效果卻是非常有力。

台灣檳榔攤子
﹝Beatle nut shop﹞

2002 年

攝影

竹圍,台北,台灣

  以上這種檳榔文化式的設計,太過強調自己而忽略了與周遭環境事物的搭配。如果「強調」與「統一」產生衝突時,或許需要先考慮後者的重要性。法國後期印象派畫家羅特列克 ﹝Henri de Toulouse-Lautrec﹞的《包魯先生在酒館》 ﹝Monsieur Boleau in a Cafe﹞,既表現了畫中的強調性,也表現了統一性。

包魯先生在酒館
﹝Monsieur Boleau in a Cafe﹞

1893 年

羅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之作品

粉彩•紙板,92 x 73 公分

克里夫蘭美術館,克里夫蘭﹝Cleveland﹞,美國

  在這幅畫中,面對著觀賞者的包魯先生獨自坐在桌前,桌上還有一杯綠色的果汁。他似乎顯得與觀賞者很接近,也在等著我們入座與他共享。羅特列克利用桌子使這屋子以及其餘部分被切除在觀賞者視野以外,而把注意力集中到包魯先生身上。

  羅特列克一方面把觀賞者吸引到畫中的房間,一方面卻限制了他們所感受到的空間位置。包魯先生前面的這張桌子被畫的邊框切去兩個桌角,似乎是把畫中的空間延伸到觀賞者所在的空間中,它的作用就如一座橋樑,將觀賞者的目光引到包魯先生身上。

  羅特列克也用其它方法把我們的注意力吸引到包魯先生身上,他不但是畫中最大與最位居中央的人物,也是唯一個面朝向著我們看的人,這些用心使觀賞者特別注意到畫中某一個「被孤立起來的人物」。


 《設計原則:比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