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設計原則

9《平衡》


本章內容

  • 簡介 ﹝Introduction﹞
    • 水平和垂直安置﹝Horizontal and Vertical Placement﹞
  • 對稱平衡﹝Symmetrical Balance﹞
    • 對稱平衡的人體﹝Symmetrical Human Figure﹞
    • 對稱平衡的建築﹝Symmetrical Architecture﹞
    • 對稱平衡的繪畫﹝Symmetrical Painting﹞
  • 非對稱平衡﹝Asymmetrical Balance﹞
    • 簡介﹝Introduction﹞
    • 明暗度和色彩的平衡﹝Balance by Value and Color﹞
    • 形狀和質材的平衡﹝Balance by Shape and Texture﹞
    • 位置和目測方向的平衡﹝Balance by Position and Eye Direction﹞
    • 結論分析﹝Analysis Summary﹞
  • 輻射式平衡﹝Radial Balance﹞
  • 結晶式平衡﹝Crystallographic Balance﹞
    • 全面式圖案﹝Allover Pattern﹞

簡介

  一名儒雅的文士,帶著攜琴的小童,漫步於初春的山中小徑。溪旁的柳樹,抽出了細柔的新芽。雲淡風輕之中,他們的出現驚嚇了樹稍上的一對黃鶯。文士站在溪旁望著牠們,捻鬚微笑,陶然地沉浸在初春的生氣裡。這是中國宋朝畫家馬遠﹝Ma Yuan﹞所繪《山徑春行》﹝On a Mountain Path in Spring﹞圖中的情境。

  這幅畫的著墨偏置於畫幅的左下角,其間柳枝以對角線方向相互交叉,前方另有一枝斜垂而下。文士的目光仰望遙方受驚嚇而去的黃鶯,並直指宋寧宗的題詩:「觸袖野花多自舞,避人幽鳥不成啼。」

  這幅畫的構圖雖然極不尋常的偏於一角,但由於藝術家巧妙的結合柳枝的伸展方向與文士的視覺方向,形成畫面所需要的平衡感覺。


山徑春行
宋朝

馬遠﹝Ma Yuan﹞之作品

冊•絹本•設色畫,27.4 x 43.1 公分

故宮博物院,台北,台灣

  在一件作品中,「平衡」﹝balance﹞是指其構成元素的視覺重量相當,而且穩定及不偏不倚的狀態。換句話說,視覺形式上不同的造形、色彩、質感、甚或光線等要素所引起的不同重量感覺,如果能保持不偏不倚的安定狀態時,即可產生平衡的美感。

  我們都知到一個人走路踢到大石頭時,身體會因失去平衡,此時很自然地會迅速伸出一隻手或腳,以便維持身體平衡。根據這種自然原理,當我們欣賞一件藝術品時,如果我們改變該作品的各部份的位置,再與原作品比較分析,就能很容易理解平衡感的意義。

  雖然在馬遠的《山徑春行》畫中,其平衡感不是由垂直線條所產生的,但是一般人一談到「平衡」這兩個字,大概都會直接想到以畫面中央的垂直線為主軸,左右兩邊對稱的畫面。

  在西班牙巴洛克時代的畫家維拉斯奎茲﹝Diego Velazquez﹞所畫的《布拉達之降》﹝The Surrender of Breda﹞圖中,勝利者在畫面的中央接受戰敗一方將軍的投降。基本上這是一幅以畫面中心為視覺交點,形成左右兩邊視覺構成元素重量均等的作品。


布拉達之降
﹝The Surrender of Breda﹞

1635 年

維拉斯奎茲﹝Diego Velazquez﹞之作品

油彩•畫布,307 x 367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自然界有很多不平衡的圖樣,美國杜克大學物理系格林塞德﹝Henry Greenside﹞教授,為了解說穩流﹝laminar flow﹞與亂流﹝turbulent flow﹞的現象,在科羅拉多州的阿斯本﹝Aspen﹞附近的小溪照了圖﹝9-1﹞這張照片,強調從穩流轉變到亂流的瞬間現象。

圖﹝9-1﹞《轉變》﹝Transition﹞

2002 年

格林塞德﹝Henry Greenside﹞教授之攝影作品

杜克大學,美國



水平和垂直安置

  參考荷蘭後印象派畫家梵谷﹝Vincent van Gogh﹞的作品《阿姆斯特丹的開合橋》﹝Drawbridge in Nieuw - Amsterdam﹞,其中的開合橋構成位於畫面中央的垂直主軸線,但是分割天空與地面的天際線也不容忽視。水平線的平和結合畫面的灰綠色調的景觀,表現出冬天寒風凜冽的氣氛。

阿姆斯特丹的開合橋
﹝Drawbridge in Nieuw - Amsterdam﹞

1883 年

梵谷﹝Vincent van Gogh﹞之作品

水彩•畫紙,60 x 120 公分

格羅寧格博物館,格羅寧根﹝Groninger﹞,荷蘭

  以水平線為主軸線,形成上下平衡的構圖,由於重力的關係,使得下半部的視覺重量給人的感覺,要比上半部來的重。因此,當這條水平軸線愈離開畫面的下半部份,就顯得愈不穩定,當然也越具張力與動感。所以當我們看到法國印象派畫家佛郎﹝Jean-Louis Forain﹞所畫的《走鋼索的人》﹝The Tightrope Walker﹞,無不為畫面中走鋼索的人感到緊張。

佛郎﹝Jean-Louis Forain﹞
《走鋼索的人》﹝The Tightrope Walker﹞
1880,油彩•帆布,芝加哥藝術學院

  以《走鋼索的人》為主題,德國表現派畫家麥克﹝August Macke﹞也畫了一幅畫。雖然他的畫風跟佛郎的風格非常不一樣,他運用了大面積的色塊以及相互交叉鋼硬的斜線與垂直線構圖,但是一條位於畫面上半部走鋼索者所持的平衡桿,依然讓人感受到不穩的氣氛。

麥克﹝August Macke﹞
《走鋼索的人》﹝The Tightrope Walker﹞,1914
油彩•帆布,Stadtisches Kunstmuseum,波昂

  「平衡」分為「對稱平衡」﹝symmetrical balance﹞、「非對稱平衡」﹝asymmetrical balance﹞與「輻射平衡」﹝Radial Blance﹞三種。

  所謂「對稱平衡」是指中心兩邊或四周的形象,具有相等或相當的視覺重量而形成的靜止現象。對稱包括「左右對稱」、「上下對稱」。左右或上下對稱是以一個軸為中心,兩邊的形象與位置相同,呈現安定而靜態的效果。「輻射平衡」則以一點為中心,四周形象依一定角度作放射狀的迴轉排列,形成定而蘊含動感的效果。原則上,對稱平衡給予人莊重和嚴肅的感覺,又被稱為「正式平衡」﹝formal balance﹞。

  「非對稱平衡」是指形式中,相對部分的形象完全不同,但因各自的位置與距離安排得宜,使重量的感覺相若而形成的平衡現象。應用不對稱平衡的效果,顯得靈活而富於變化,但無前者的莊重感覺,因此又被稱為「非正式平衡」﹝informal balance﹞。

對稱平衡

  在自然界裡,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對稱平衡的例子,譬如花卉、動物,包含我們人類自己的形體,都是很好的對稱平衡的例子。


對稱平衡的人體

  文藝復興時期的藝匠,透過人的具體形象反映出人類對於神祇的認識,以及人類對於「人」的概念。其中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按照一位古羅馬建築師,維特魯威﹝Vitruvius﹞所留下關於比例的學說,繪製出一個具對稱平衡的人體圖:《維特魯威人》﹝Vitruvian Man﹞。這幅研究人體比例的墨水筆手稿即為一幅很著名的對稱平衡素描。

維特魯威人
﹝Vitruvian Man﹞

1492 年

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之作品

墨水•水彩•畫紙,34.3 x 24.5 公分

學院畫廊, 威尼斯 ﹝Venice﹞,義大利



對稱平衡的建築

  建築上有很多左右對稱的例子,譬如圖位於意大利佛羅倫斯一座哥德式風格的聖十字教堂﹝Basilica of Santa Croce﹞就是一個例子。這座教堂堶惘陶\多名人塚和紀念碑,包括米開蘭基羅、伽利略等人。除此之外,還可以看到喬托於十四紀初所繪的濕壁畫。


聖十字教堂
﹝Basilica of Santa Croce﹞

1294 ~ 1443 年

佛羅倫斯 ﹝Florence﹞,義大利

  十九世紀,整建美國國會大廈及其圓頂的美國建築師華特﹝Thomas Ustick Walter﹞,在費城為孤兒所蓋的吉拉德學院﹝Girard College﹞是一座採用嚴謹的古代希臘形式的建築,又稱為新古典主義建築。這件建築也正因為用了左右對稱的形式,而表現出莊重、沉著、高貴的門面。相對之下,前述佛羅倫斯聖十字教堂的門面,為了宗教目的,所用的裝飾比較繁複而且隆重。

華特﹝Thomas Ustick Walter﹞
吉拉德學院﹝Girard College﹞,1833 ~ 1848
費城,賓夕凡尼亞州



對稱平衡的繪畫

  相對於建築的例子,在繪畫中以「對稱平衡」構圖的作品,就沒有那麼多了。即使畫中的建築物構圖是對稱平衡的,其他的事物包括人物,一定會有一些變化,否則整幅作品就會顯得過於呆板。中國歷代皇帝的人物像,都以正面左右對稱的方式繪製。譬如,現藏於故宮博物院的《康熙皇帝》人物像。

《康熙皇帝》,人物像,故宮博物院

  還有,西方繪畫之父,早期哥德時期意大利畫家喬托﹝Giotto di Bondone﹞在山城阿西西﹝Assisi﹞聖方濟﹝S. Francis﹞教堂上教會中,畫過描述聖方濟一生的壁畫連作。聖方濟是一位將人性注入十三世紀的宗教生活者,對藝術有強而有力的影響。在這壁畫連作中,有一幅是《聖方濟在教皇面前講道》﹝St Francis Preaching before Honorius III﹞,其中的建築物背景構圖是完全左右對稱的。圍繞在繪畫中央的教皇是一群聽道者與聖方濟本人,他們似乎以教皇為中心,相互面對,形成類似對稱的畫面。這樣的安排,使教皇成為整個畫面的視覺中心,也減少了畫面中故事的嚴肅性。

聖方濟在教皇面前講道
﹝St Francis Preaching before Honorius III﹞
1297 ~ 1300 年

喬托﹝Giotto di Bondone﹞之作品

濕壁畫,270 x 230 公分

聖方濟教堂,阿西西﹝Assisi﹞,義大利



非對稱平衡


簡介

  非對稱平衡是由兩個雖然不相似的物體,但是卻擁有相同的視覺重量,或是對人相同的視覺吸引力而產生。這好比是將體積非常懸殊的一公斤棉花和一公斤鉛塊分別放在蹺蹺板的兩端,仍然呈現水平的狀態。

  下面這幅照片是在阿富汗桑夏圖﹝Shamshatoo﹞難民營中正在放風箏的一位男孩,照片右邊的男孩與左邊的風箏,體積雖然不太一樣,但都同樣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甚至對於照片的垂直中線也產生了相同的視覺重量。由於這幅照片的非對稱平衡,讓人感到其中的動能與趣味性。

在阿富汗桑夏圖﹝Shamshatoo﹞難民營中正在放風箏的一位男孩,這類娛樂在塔利班﹝Taliban﹞政權的時候是不被允許的。

  建築物若也設計成非對稱平衡的形式,也很容易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下面這幅照片中的建築,位於美國新墨西哥州的阿布奎基﹝Albuquerque﹞,原來是一棟泥磚式的消防隊建築,現在被改成一間很好的餐館。泥磚屋﹝adobe house﹞外形通常非常有趣,牆身厚度可達兩呎,堅固無比,而門窗則特別細小。這種房子冬暖夏涼,特別適合沙漠性的氣候。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為世界遺產的美國新墨西哥州陶斯古城﹝Taos Pueblo﹞即是一處五百年來,一直有印第安人居住的泥磚屋聚居地。

Monte Vista 餐館﹝泥磚式﹞
阿布奎基,新墨西哥,美國



明暗度和色彩的平衡

  由於非對稱平衡是基於物體對人的視覺吸引力而產生,而影響視覺吸引力的兩個最大的因素是明暗的對比與顏色的差異。譬如,圖﹝9-2﹞中左邊較小的黑色正方形,在視覺上看來和右邊灰色但較大的正方形份量相同,而產生非對稱平衡的效果。


圖﹝9- 2﹞非對稱平衡範例

  再看看法國木刻家瓦勒頓﹝Felix Edouard Vallotton﹞的作品《進入劇場》﹝Theatres Orientaux﹞,圖下半部是一群急著進入劇場看戲的觀眾,上半部則是兩位身著白衣引導觀眾進場的劇場人員。這兩部分一黑一白,也造成視覺上的對比,互相增強彼此的被注意力。


瓦勒頓﹝Felix Edouard Vallotton﹞
《進入劇場》﹝Theatres Orientaux﹞
1901,木刻,16.6 x 12.1 cm,Achenbach 基金會

  圖﹝9-3﹞是捷克布拉格城堡花園的照片,右邊巴洛克式的建築顯現有稜有角的牆面,由最右面的亮光處向左漸漸轉化為黑暗的窗子與建築的邊緣。左邊則是綠意蒼蒼的樹林,由最左邊的黑暗處向右轉化為正受陽光照射的樹頂之處。樹頂反射出的亮光與黑暗的建築邊緣造成一種強烈對比的效果,進而使樹林與建築呈現出非對稱式的平衡。

圖﹝9-3﹞李賢輝《布拉格城堡花園》,2003,攝影

  再看看洛可可時期法國畫家夏丹﹝Jean Baptiste Simeon Chardin﹞的《銀杯》﹝The Silver Goblet﹞。這幅畫中只描繪了少數幾件物品:幾個蔬果、一只銀杯、一個碗和兩個李子。夏丹把幾個很普通,線條簡潔的物品,加以精心的排列在畫幅很小的空間下,使觀賞者在剛硬的銀杯和碗的線條陪襯下,感受到李子圓潤的吸引力。

  與早年的作品相比,這幅畫的色彩運用也比較嚴肅。夏丹以赭色和棕色為背景,使銀色或紅色的物體在暗色系的襯托下顯得熠熠生輝。色彩與明暗度一樣,都是掌控畫面平衡的重要工具,它們能讓位於中心軸兩旁形狀不同的物體,對於眼睛產生相同的視覺吸引力。

夏丹﹝Jean Baptiste Simeon Chardin﹞
《銀杯》 ﹝The Silver Goblet﹞,1768
油彩•畫布,33 x 41 cm,羅浮宮,法國巴黎



形狀和質材的平衡

  在圖﹝9-4﹞裡,有著兩個相同質材和視覺比重,只有在形狀上面不同,小的這張圖卻因為不規則形狀而吸引人的目光,比正正方方的長方形來得有趣。

圖﹝9- 4﹞相同元素與質材可是形狀不同的兩圖

  在日本的木刻畫裡,常用複雜的圖形或質材呈現出一種非常簡單卻又平靜的平衡。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 ﹞《漁船與富士山》的背景是三角形的富士山,面積大而寧靜,位於圖的右邊。左為行走的舟,位於前景,卻有複雜的浪花質材,面積雖較小,卻達成平衡,作者表現海上行舟的感覺。

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 1760-1849﹞

《漁船與富士山》﹝A fishing boat with Mt. Fuji.﹞

  有著變化的黑白紋樣的小正方形,在視覺的觀察中,與面積較大的長方形而言,有著相同比重的視覺比例,因為有花樣的圖片會比平滑規則的長方形來說,來得多變而有趣。圖﹝9-5﹞就是這樣的比例關係,右邊小的有花紋質材的方塊,比起旁邊單色的灰色平滑無質材的長方形是平衡的狀態。

圖﹝9- 5﹞
較小可是有質材變化的方塊,與平滑單調的右圖,在視覺上取得平衡。


位置和目測方向的平衡

  在圖﹝9-6﹞的蹺蹺板中兩個相同形狀卻大小不同的兩圓,大家用物理常識來判斷都知道這兩個物體重量不相等,必須靠著較大的那個圓往中間支點移動才能取得平衡以及較小的圓距離支點更遠才行。

圖﹝9- 6﹞
較小可是有質材變化的方塊,與平滑單調的右圖,在視覺上取得平衡。

  其實位置的平衡常常借用不尋常或非預期的質感去組合而成,這些效果通常不僅僅顯現隨意與非計畫性的,而且可以讓觀賞者第一眼就看到就是平衡的一種畫面組合。我們來看下面這張圖是比亞茲萊﹝Aubrey Beardsley﹞所畫的插畫《莎樂美》﹝Salome﹞,主角莎樂美立於右側,可是視線的方向卻往下注視被砍下的人頭,左邊放置人頭的立柱提供了畫面平衡的空間,莎樂梅黑色的衣服所佔畫面的比例也小於左邊留白的部份。這是莎樂梅所站的位置讓出留白空間的方式而取得的平衡。


莎樂美﹝Salome﹞
Aubrey Beardsley,﹝1872~1898)

  還有一個重要的元素要提出來,在質感上屬於重的部份會導引我們視覺平衡的重心往另一個方向看過去,造成另一邊較小的形狀也會讓畫面形成平衡。法國印象派畫家與雕刻家竇加﹝Edgar Degas﹞的《在露天咖啡座的女子》﹝Women on a Cafe Terrace﹞中,即是例子。畫面右邊是擠縮在咖啡屋角落的一對男女,第一眼望去似乎是右邊重量較重,可是藉由前景大理石桌造成歪斜的幾何空間所行程的三角箭頭,又讓賞圖者將視線轉移到右邊,可見小區域可是可以導引賞圖者至另一方向的區塊也可以造成平衡。

在露天咖啡座的女子
﹝Women on a Cafe Terrace﹞
1876 年

竇加﹝Edgar Degas﹞之作品

油彩•畫布 ,92 x 68 公分

奧塞美術館,巴黎﹝Paris﹞,法國


  我們欣賞了這許多作品時,瞭解到單用一種幾何分析的原則來分析平衡是不恰當的,因為大部份處於平衡的作品或畫面實際上都符合或重疊至少一種以上的平衡原則。

輻射式平衡

  另外還有一種不同的平衡型式,叫做輻射式平衡。就是所有組合的元件都是由中心點向外輻射或是以圓形的方式環繞。太陽與它輻射出的光線,是我們最熟悉的模式。然而輻射式的平衡並非全然都來自對稱或是非對稱的平衡模式。

  輻射式的平衡在自然界中到處都是,如圖﹝9-7﹞自然界中的花就是,由花蕊往外輻射擴展,由花瓣一片片組合而成,組成元素是相同的從中心的花蕊的部份乃至於花瓣的部份皆是輻射式的構成方式。

圖﹝9-7﹞花瓣與花蕊的搭配,2003,攝影


結晶式平衡


全面式圖案

  接下來要談到的是平衡的種類中第四種的平衡,以單一獨特的圖案或圖形,經過不斷的重複複製所形成的一種圖案式的畫面。這種平衡方式比起前面幾種,它更精準的沒有重量的分別,也不必去考量構成哪種鑑美標準。就是整個畫面的重量都是一樣的。下圖﹝9-8﹞ ,是中國的刺繡 ,經過反覆重複的堆疊所形成的畫面。

 

圖﹝9-8﹞《 花團錦簇》刺繡作品

  在普普藝術﹝Pop Art﹞最流行的年代,常用顏色色塊的變化,與拼貼的技巧,並使用流行趨勢的元素,去創造大眾娛樂的趣味。後現代主義普普藝術開創者之一沃荷﹝Andy Warhol﹞的作品《沃荷式的夢露》﹝Monroe in Warhol style﹞,並沒有刻意要強調哪一區塊的瑪麗蓮夢露,每個區塊皆平衡相等,這樣的區塊還可以繼續複製與重複,所以一切均衡的狀態下,每一個相等小單位可以構築出另外一種不同於原本意義的畫面。

沃荷式的夢露
﹝Monroe in Warhol style﹞

1967 年

沃荷﹝Andy Warhol﹞之作品

紙•丙烯絹網印花工藝,各 91 x 91 公分

現代美術館,廣島﹝Hiroshima﹞,日本



 《設計原則:律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