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設計原則

10《律動》


本章內容

  • 簡介 ﹝Introduction﹞
  • 律動和運動﹝Rhythm and Motion﹞
  • 交替性的律動﹝Alternating Rhythm﹞
  • 漸進性的律動﹝Progressive Rhythm﹞
  • 律動感﹝Rhythm Sensations﹞

簡介

  英國抽象派畫家瑞雷﹝Bridget Riley﹞的《激流 3 號》﹝Cataract 3﹞,充滿律動,反覆的波動線條類似是激流的波動。由於律動而產生的韻律經常存在於我們對於音樂聽覺的感知當中。音樂可以不必用文字,而藉著它的律動,讓我們隨著節奏打拍子或是跟著跳起舞來。詩篇也是一種具有節拍格律的文字,藉由流暢的文字也能夠建立有節奏、有反覆的節拍。

激流 3 號
﹝Cataract 3﹞

1967 年

瑞雷﹝Bridget Riley﹞之作品

PVA•油彩•畫布

  通常我們提到律動的時候,也會聯想到運動員、舞者的表演,這些表演充滿律動經過重複的視覺過程將會形成我們的視覺經驗。反過來說,若運用一再重複的圖案能讓眼睛感覺彷彿看到圖案律動的韻律,請你移動瀏覽器旁邊的捲軸,觀賞圖﹝6 -1﹞你將會產生韻律的視覺體驗!

圖﹝6 -1﹞請你移動瀏覽器旁邊的捲軸,你將會產生韻律的視覺體驗!

  律動會成為設計的一種原則實際上是運用反複為原則,而反覆當作一種設計的元素,在現代許多藝術設計作品中常見的手法之一。許多律動的手法大部份都是運用相同元素反覆重複的方法所造成的。

  在工藝美術運動時代,蘇格蘭的建築師麥金塔胥﹝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在 1904 年所設計的椅子便是用簡潔的線條反覆造成律動,除了有水平與垂直的線條外,更有這兩種線條所交錯出來的許多方格所形成的反覆律動圖案。雖然這種構圖方式很簡單,卻能形成複雜有趣且具戲劇性的圖案。

椅子
﹝Chair﹞

1904 年

麥金塔胥﹝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之作品

榆木•118 x 94 x 43 公分

格拉斯哥藝術學校美術館,蘇格蘭﹝Scotland﹞,英國



律動與運動

  在視覺經驗實際形成的過程中裡,聽覺與視覺往往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因此我們在談到視覺律動時,也經常會提及聽覺的感受,這兩種感受往往能互換也能互補的,它們並不然要獨立存在的。

  當我們談及顏色或是質材的律動性時,通常都是在談它們的形狀與構圖。在音樂裡,有一種律動是「連奏地」﹝legato﹞,它有連續且緩慢的意思。我們將這種音樂裡的律動與圖﹝6 -2﹞中的沙漠作一個比較,照片裡的沙漠被風吹襲成一穹一穹的沙丘,隆起的如山脊,凹下的如山谷,起伏之間所形成的黑暗對比具有戲劇性的律動感,整個畫面也因此呈現出安詳與寧靜。

圖﹝6 -2﹞呈現律動感的沙丘。

  有些藝術家如荷蘭新造型主義畫家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喜歡從律動中創造出快速感,例如在他的作品《百老匯爵士樂》﹝Broadway Boogie-Woogie﹞中,有許許多多不同的色塊分佈在垂直與平行的線條上,彷彿任意跳動,於雜亂中產生律動感,其中黑色的線條短而急促,在音樂的節奏定義上屬於斷音﹝staccato﹞,是動態的對比。

百老匯爵士樂
﹝Broadway Boogie-Woogie﹞

1942 ~ 1943 年

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之作品

油彩•畫布,127 x 127 公分

現代美術館,紐約﹝New York﹞,美國

  雖然圖﹝6 -2﹞中沙丘所呈現的律動與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百老匯爵士樂》﹝Broadway Boogie-Woogie﹞的律動的確不同,可是這兩種不同的律動卻含有相同的元素,它們的組合方式都具備某種規律。可是美國抽象派畫家戴維斯﹝Stuart Davis﹞的《打蛋器第四號》﹝Egg Beater No. 4﹞,卻不呈現在這樣的視覺通則中,彷彿是一群幾何式區塊切片的組合,藉由各色的線條去接軌,白色的區域彷彿是一張桌子,將畫面切成左右兩側,靠著線條貫穿其間。這幅畫的色彩豐富,觀賞者的眼睛會在兩側轉來轉去,一下往左一下往右而產生視覺錯覺,同時也藉由抽象的空間分佈來表達律動。

打蛋器第四號
﹝Egg Beater No. 4﹞

1928 年

戴維斯﹝Stuart Davis﹞之作品

油彩.畫布,68.6 x 96.8 公分

菲力普基金會,華盛頓﹝Washington, D.C.﹞,美國



交替性的律動

  律動是大自然界中的一種基本現象。它像是四季變化的循環,每一天的日升日落,每一個月的潮汐變化,甚至像是宇宙星體的運行,都具有規律的特質。在律動變化中,相同的元素會在一個規律的狀態中重複與交替出現。在設計或是繪畫中,我們會將這樣的狀態歸類為「交替性的律動」。如果一個基本的圖案接續著另一個相同的圖案產生規則的連續,這時圖案本身的品質經常不會成為被要求的重點,除非這些圖案連結得相當不清楚也不完整。

  具有圓柱結構的建築是大家很熟悉的一個例子,像是希臘巴特農神廟﹝Parthenon﹞,神廟內部較亮的圓柱與較暗的柱間空間一再反覆連續,形成交替性的律動。


巴特農神廟
﹝Parthenon﹞
約西元前 447 ~ 432 年

建築師:卡利克拉特﹝Callicrates﹞與伊克蒂諾斯﹝Iktinos﹞

衛城,雅典﹝Athen﹞,希臘

  希臘神廟之內部均甚為狹小,僅有祭司及領袖方能進入屋內,其餘參加群眾均在神廟前設有祭壇之廣場舉行敬拜儀式。神廟內沒有任何窗子,所以內部十分陰暗,完全依靠從面向東方的門口所引進的光線照明,以達到製造神秘氣氛的效果。

  交替性的律動常用之於建築、傢俱和畫框上的裝飾,如呈現在圖﹝6 -3﹞中,一件古建築遺跡上的卵錨飾﹝egg-and-dart﹞。

圖﹝6 -3﹞古建築遺跡上的卵錨飾。

  在相同元素的複製中,馬賽克磁磚也經常用來製造交替性的律動,其實各種材質皆可用來製造這種效果。圖﹝6 -4﹞便是一例,這是宜蘭縣羅東鎮的運動公園的地面,隨處可見類似排列的圖形,設計者將卵石精心依照相近顏色交替的鋪設,這種設計為石頭注入了新的生命。

圖﹝6 -4﹞宜蘭縣羅東鎮的運動公園的地面設計。



漸進性的律動

  另外一種形式的律動稱之為漸進性的律動。它和交替性的律動不同點在於,交替性的律動是重複連續相同的圖案或形狀所造成具有規律性的組合,然而漸進性的律動則在於藉由某些元素的規律化的連續改變而形成,這些變化的元素包含形狀的大小、顏色的輕重、質感的漸變。在我們的生活當中,對於漸進式的律動是相當熟悉的,譬如我們仰望站在台北101大樓﹝Taipei 101﹞,我們看到大廈的樓層與窗戶朝大廈頂端逐漸變小,一般人都會認為這是透視所造成的視覺效果,不過,這效果也是屬於一種漸進性的律動。

台北101大樓
﹝Taipei 101﹞
2004 年

建築師:李祖原﹝C. Y. Lee﹞

高:508 公尺

台北﹝Taipei﹞,台灣

  下圖舊金山灣區大橋 ﹝San Francisco Bay Bridge﹞ 中的漸進性的律動感更直接了,鐵道橋面上的鋼柱一道道的矗立重複,但愈遠處愈因視覺角度關係愈小,除了反覆的結構外,視覺焦點成了漸進性律動的關鍵。

舊金山奧克蘭海灣大橋
﹝San Francisc-Oakland Bay Bridge ﹞ 3301936 年

建築師:浦塞爾﹝Charles H. Purcell﹞

長:13.5公里

舊金山﹝San Francisco﹞,美國


律動感

  律動性運用在設計與視覺的領域中普遍被認為是引用了音樂的語彙。連結音樂與視覺的律動可以超過本身所要傳達的明示或隱喻。有些藝術家在創作視覺的律動時就意圖引起我們與過去的記憶或是其他感知共鳴,而當一個視覺經驗實實在在地刺激我們其他的感知時,我們稱這種感知叫做「動覺的」﹝kinesthetic﹞。

  在後期印象主義時期荷蘭畫家梵谷﹝Vincent van Gogh﹞的《星月夜》﹝The Starry Night﹞裡,線條一筆緊接著另一筆,排列在山上,像從左邊向右邊進行,充滿了強烈的力量,帶來動勢的感覺。這些線條,除了房屋及高聳入雲的教堂外,都是這樣的,並且向後曲捲著,越捲越高。畫面左邊的是插入天空的絲柏,伸向天際,象徵著梵谷患了精神病的孤獨的靈魂。

星月夜
﹝The Starry Night﹞

1889 年

梵谷﹝Vincent van Gogh﹞之作品

油彩•畫布,72 x 92 公分

現代美術館,紐約﹝New York﹞,美國

  俄國至上主義﹝Supermatism﹞畫家馬勒維奇﹝Kasimir Malevich﹞創造了最純粹最徹底的抽象畫,《至上主義第五十八號:黃與黑》﹝Supremus #58: Yellow and Black﹞這幅畫反應當時工業化後純機械式的現象,黑色方塊像是重機械傳動的重擊聲,而較細的黃色線條像是工具敲打在鐵條的鏗鏘聲,傳達出不規則式的機械律動感與其所帶來的不舒服的金屬敲擊聲。事實上這樣的風格符合當時沙皇時代俄國的觀點。

至上主義第五十八號:黃與黑
﹝Supremus #58: Yellow and Black﹞

1916 年

馬勒維奇Kasimir Malevich﹞之作品

油彩•畫布,79.5 x 70.5 公分

俄國博物館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俄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