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拜占庭藝術》




  拜占庭時代是指從西元 330 年,這年君士坦丁大帝將羅馬帝國首都從羅馬東遷到到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開始,一直到 1453 年奧圖曼﹝Ottoman﹞帝國將拜占庭帝國滅亡為止。


東羅馬帝國與西羅馬帝國的疆域

  西元 395 年,羅馬的基督教帝國分裂成西羅馬帝國與東羅馬帝國。西羅馬帝國雖以拉芬納〔Ravenna〕為首都,但一直與東羅馬帝國呈現分裂的狀態,最後在西元 476 年終於被北方的蠻族滅亡。拉芬納原來是亞得里亞海上的一個海港,在東羅馬帝國皇帝查士丁尼的統治下,於西元 402 年成為西羅馬帝國的首都,也是東羅馬帝國保衛西部疆域的要塞。

  東羅馬帝國以君士坦丁堡為首都,保持了一段長達一千年之久的歷史,直到最後一位東羅馬帝國的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在 1453 年去世才告結束。君士坦丁堡這個城市在希臘時代被稱為拜占庭﹝Byzantium﹞,因此後人又將東羅馬帝國稱為拜占庭帝國。

  在歐洲歷史發展過程中,拜占庭一直扮演著排斥回教進入歐洲中部和北部的緩衝區,它深深影響居住在蘇俄和巴爾幹半島的斯拉夫民族,並且把他們的東正教文化和文字保存起來,甚至主宰他們的藝術與建築的發展。1453 年當拜占庭帝國滅亡之後,有很多拜占庭的學者向西逃難到義大利,並且將希臘古典的學說引入,刺激當地人對古典的研究,最後催生了義大利文藝復興運動。

  簡單來說,拜占庭藝術風格的特點是它承續早期基督教藝術風格,內容表現受到宗教的限制,大都描述聖經的故事或基督的神蹟,富於裝飾、抒情與象徵性。因此散佈在各地的教堂,成為拜占庭藝術家創作的主要場所。與古希臘與古羅馬藝術比較,拜占庭藝術所強調的是對耶穌神性的描繪,而不是對人性的著墨。

拜占庭第一次黃金時代

  東羅馬帝國轉變成拜占庭帝國期間,查士丁尼大帝〔Justinian,西元 483 ~ 565 年〕是一位重要的統治者。當他在位期間〔西元 526 ~ 565 年〕,不僅阻擋了野蠻民族在邊疆的騷擾,甚至幾乎恢復了昔日羅馬帝國的光輝,因此後人稱這段時間為拜占庭帝國的「第一次黃金時代」〔First Flowering period〕。

  君士坦丁大帝在位期間,興建了很多拜占庭式的建築,但是在西元 465 年發生的一場大火以及之後近半世紀的暴亂幾乎將首都君士坦丁堡摧毀殆盡。因此目前我們所能看到這一時期的建築代表是查士丁尼大帝在首都興建的聖索非亞大教堂﹝Hagia Sophia﹞以及位於拉芬納的聖維托教堂﹝San Vitale﹞。


聖索菲亞大教堂

  聖索菲亞大教堂﹝Hagia Sophia﹞是一座結合西方的巴西利卡式教堂和東方的集中式圓頂構造,而形成圓頂式長方形的建築。圓頂除了象徵天國之外,尚有護蓋聖潔處所的意涵。從圓頂位於整個建築之最中心及最重要位置來看,它很明顯受到古羅馬萬神殿的影響,但是與萬神殿最大不同之處是它的主圓頂前後,均各有一個半圓形之小圓頂。聖索非亞教堂前後配置了四座尖塔並且十分強調垂直線的效果,這樣的建築形式對於歐洲中古期之教堂建築發展影響十分深遠。

聖索非亞大教堂
﹝Hagia Sophia﹞
西元 532 ~ 537 年

伊士坦堡﹝Istanbul〕,土耳其




聖維托大教堂

  聖維托教堂是一座將圓拱頂置於八角形結構上面的建築,它的設計理念是來自羅馬的聖科斯坦薩﹝S. Costanza﹞陵墓,但是在體積空間和內部設計規模上,它都比前者大了很多。聖維托教堂中間的空間是用八個巨大的戶間壁構成,透過精細而高聳的設計,整座教堂內部呈現出一種複雜的視覺效果。當人們走進這幢教堂的時候,往往會被其不斷變化的透視所震懾。隨著走動位置的不同,教堂中的牆和拱門形狀也跟著發生變化,尤其是當光線從窗外透射到在牆壁上的鑲嵌畫產生閃爍現象時,會產生一種充滿東方風味的奢華效果。

聖維托教堂
﹝San Vitale﹞
西元 526 ~ 547 年

拉芬納﹝Ravenna﹞,義大利

  聖維托教堂內的鑲嵌畫,也是拜占庭藝術的一大成就。在一幅《查士丁尼大帝與他的部屬》﹝Emperor Justinian and His Attendants﹞ 的鑲嵌畫中,我們看到拜占庭時代一個所謂理想式的人像造型。這種造型的人像都挺直地站著不動,身體修長,尖小的臉龐配著一雙大眼睛,似乎是在暗示一種永恆的存在。這種將政治與宗教混合在一起的繪畫表現,正反映出當時拜占庭皇帝的神聖地位。

查士丁尼大帝與侍者
﹝Emperor Justinian and His Attendants﹞
約西元 547 年

聖維托教堂 ,拉芬納〔Ravenna〕,義大利



拜占庭第二次黃金時代

  西元 867 ~ 1056 年拜占庭帝國進入了馬其頓王朝,國力又再度恢復,其疆域擴展西至義大利南部、東至美索不達米亞及波斯各國,因此後人稱這段時間為拜占庭帝國的「第二次黃金時代」〔Second Flowering period〕。

  拜占庭藝術的發展自查士丁尼時代結束之後,在西元 726 ~ 843 年之間,受到兩股勢力的「聖像破壞之爭」﹝Iconoclastic Controversy﹞而受到阻礙,一派是由皇帝和東部省市所主張的反對偶像崇拜,堅持要把宗教藝術規限成抽象的象徵;另一派則是由僧侶和西部省市所提倡的聖像描繪。這兩派的衝突除了意識型態不同之外,同時也反映出教會與宮廷的鬥爭,並且導致基督教的分裂,東部為東正教,西部則為天主教。

  從西元 4 到 6 世紀開始,教會逐漸對教義與救贖的觀念有漸深的認知,同時希臘羅馬文化圈重視肖像與肉體美的傳統也逐漸對基督教產生影響,信徒除了透過傳統的諭言故事與象徵手法來理解教義,也逐漸產生將聖母、聖子、聖徒等人物聖像化的需求。教會中認為聖人的聖像畫就等於觸犯聖經中不得膜拜偶像的規定的一派,與另一派認為聖像畫可以讓信徒更容易理解神的精神、有助傳教,兩派間的歧異日漸加深。西元 692 年教會會議中授與基督人像化的合法性,但西元 730 年羅馬皇帝媔齯T世﹝Leo III﹞頒佈禁令,禁止聖母、聖子、聖徒、天使以人物形象出現,自此教會揭開了兩派人馬長達二百年間的血腥鬥爭,教堂堛熊e作遭破壞,畫像的持有者和作畫的工匠們也都遭到各種形式的迫害,更糟的結果是造成人與人的信賴關係瓦解,社會動盪不安。一直到西元 843 年,教會重新解釋,願對聖像給予敬意、信仰崇拜,這才逐漸消揖兩派間的紛爭,然而雕刻藝術從來不曾得到教會的認可,因此可以說拜占庭藝術堙A雕刻藝術並不存在。

  在聖像再度得到肯定之後,使一度衰退的拜占庭藝術,又回復到希臘化時代的優雅與古典傳統。其中最突顯的是教堂建築,以希臘十字架為基本,追求均衡的集中式建築理想。這個時期最具代表性的建築是在威尼斯的聖馬可大教堂﹝Basilica of San Mark﹞。

聖馬可大教堂
﹝Basilica of San Mark﹞
1071 ~ 1073 年

威尼斯〔Venice〕,義大利

  威尼斯一直是在拜占庭帝國的統轄下,即使在強大之後,其藝術趨向仍然受到拜占庭的影響。聖馬可教堂共有五個圓頂,每一個圓頂都設計成像兩翼等長的希臘式十字架,內部的殼子由木材所建構,然後再以鍍金的銅包裹著,使它產生華麗堂皇的外觀。教堂內部空間寬廣,其取光效果和豐富的鑲嵌畫都完全是拜占庭的風格。

拜占庭晚期時代

  拜占庭晚期的建築在設計上並沒什麼進展,與以前比較只是增加了圓頂的數量,並以戲劇化的方式排列,其屋簷成弧形的彎轉,而外牆也裝飾著不同圖案的磚塊。像希臘塞薩洛尼基﹝Thessaloniki﹞的聖凱薩琳教堂﹝St. Katherine's Church﹞,中間有一主圓頂,然後每個角落另有四個較小的圓頂,建築外牆有複雜的韻律式設計。在此,直線與半圓形重複出現,產生出一種迴旋的和諧感。

聖凱薩琳教堂
﹝St. Katherine's Church﹞
1280 年

塞薩洛尼基﹝Thessaloniki﹞,希臘

  拜占庭晚期的建築追求結構與裝飾的統一,把早期拜占庭建築內部的複雜設計表現於外,從這點來看,聖凱薩琳教堂的設計無疑創造了拜占庭建築藝術的最高視覺效果。

拜占庭時代的繪畫

  在繪畫方面,這時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在希臘戴菲尼﹝Daphne﹞多米森教堂內的鑲嵌畫《耶穌釘刑圖》﹝The Crucifixion﹞,它把古典主義的簡單、優雅和尊嚴的特色,與拜占庭的虔誠、悲愴混合起來成一體。

耶穌釘刑圖
﹝The Crucifixion﹞
約 1085 年

多米森教堂,戴菲尼〔Daphni〕,希臘

  1204 年,十字軍東征,擊敗拜占庭帝國,並且攻佔了君士坦丁堡,於是拜占庭帝國在以後的五十年間一度淪陷到拉丁人手中。但是到了 1261 年,拜占庭帝國又再度興起,並發出最後一道藝術光芒,直到 1452 年被奧圖曼帝國征服,才從歷史中正式消失。

  由於拜占庭帝國的萎縮,教堂內華麗的鑲嵌畫被濕壁畫所取代。在君士坦丁堡的救世主教堂﹝Church of the Saviour in Chora﹞有一幅濕壁畫《復活》﹝Anastasis﹞,描繪基督復活前的景像,祂被一圈光芒所籠罩,並擊退撒旦,把亞當與夏娃從死亡中拯救出來。在這幅畫中,人物姿態充滿動感,構圖方面也充滿活力,是拜占庭藝術中難得一見的例子。

復活
﹝Anastasis﹞
約 1310 ~ 1320 年

伊士坦堡﹝Istanbul〕,土耳其



  《中世紀早期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