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中世紀初期的藝術》




  當羅馬帝國日趨衰亡的時候,北歐的日耳曼民族﹝Germanic tribes﹞就趁機大舉往南歐遷移,在遷移的過程帶來無數的戰爭。尤其是在中世紀初期,從西元 520 年到 1020 年之間,歐洲陷入一種極度不安、恐怖、殺戮、征戰的騷動的中,高度文明停滯不前、社會文化毫無進展、經濟活動沉寂靜止。

  由於受到文藝復興時代及其後的寫實主義藝術觀的影響,中世紀初期的文明曾在一段很長的時期之內沒有得到人們充分的認識,甚至稱之為「黑暗時期」﹝The dark ages﹞而加以否定。一直到十九世紀開始,西方的歷史學家們才重新加以認識和評價。

  中世紀初期的藝術包括塞爾提克﹝Celtic﹞藝術、希伯諾•薩克森﹝Hiberno-Saxon﹞藝術、卡洛林﹝Carolingian﹞藝術和奧圖﹝Otto﹞藝術。它們其實各別都擁有自己的特色,豐富多彩的表現構成了歐洲藝術發展過程中的重要環節。

塞爾提克藝術

  塞爾特〔Celts〕民族在羅馬帝國衰敗時從東邊侵入西歐,同時帶來了一種古藝術的傳統,即所謂「動物風格」〔animal style〕,這種風格混合了抽象與幾何形狀的動物圖案。例如從從英國沙頓福舟塚﹝Sutton Hoo burial ship﹞挖掘出來的琺瑯金質《 錢包扣》 ﹝Purse cover﹞ ,表面有四對互相對稱的圖案,每個圖案都具有明顯而獨特的特性,顯示這些圖案分別出自不同來源與典故。


錢包扣
﹝Purse cover﹞
約西元 615 ~ 630 年

琺瑯金質,20.3 公分長,從英國蘇福克 ﹝suffolk﹞沙頓福舟塚 ﹝Sutton Hoo burial ship﹞出土

大英博物館,倫敦,英國

  在下方兩側的圖案,其中男人站在兩種相對動物之間的設計可以回溯到古代近東時期蘇美人的《豎琴音箱》﹝Queen's Lyre from Ur﹞;老鷹撲向鴨群的圖案也可追溯到久遠以前的年代,至於上方食肉動物和犧牲者的圖案則是較近期的圖案,圖中具有攻擊性的動物,其尾巴、腿部和下顎正伸向被攻擊者,形成一種錯綜複雜的圖案,像這樣縱橫交錯的集合體圖案,常見於羅馬和美索不達米亞的藝術品中,但此處以動物形式出現的圖案似乎是在黑暗時期才發展出來的。

烏爾豎琴音箱
﹝Queen's Lyre from Ur﹞

約西元前 2600 ~ 2400 年

木頭,金葉片、天青石和貝殼鑲嵌,43 cm 高,烏爾出土

賓州大學大學博物館,費城﹝Philadelphia﹞,美國

  另外一件從一艘沉沒在挪威奧斯堡舟塚 ﹝Oseberg burial ship﹞維京人的船上,發現的木雕《獸頭》〔Animal Head〕作品也顯現塞爾提克藝術混合野獸形狀和幾何圖案設計的特質。這件木雕是裝在船柱頂端,大概是拿來鎮邪之用,它的基本形狀,如牙齒、鼻孔和眼睛的表現都非常寫實,但是在外表上就刻滿了幾何圖案。


獸頭
﹝Animal Head﹞
約西元 825 年

木質,12.7 公分高,從挪威奧斯堡舟塚 ﹝Oseberg burial ship﹞出土

奧斯陸大學考古博物館,奧斯陸,挪威


希伯諾•薩克森藝術

  愛爾蘭人與薩克森人長久以來便已經互相往來,並且發展成一種獨特的地區藝術風格。在黑暗時期,愛爾蘭曾經被視為是西歐精神與文化的導師,尤其是從西元 600 年到 800 年間,可以說是愛爾蘭的黃金時期。西元五世紀基督教的傳教士從南方將福音傳入愛爾蘭的時候,愛爾蘭人不但不排斥,而且能夠完全接受;難能可貴的是,它們依舊能保有原來的本色,而沒有被羅馬文化同化。

  羅馬教會的結構和組織極端都市化,並不適合鄉土風味的愛爾蘭生活方式。愛爾蘭基督徒寧願師法北非沙漠的苦行僧,和近東遠離城市誘惑在曠野中尋求精神試鍊的行者。最早期的修道院就是由這些講求清心寡欲,追求精神提昇的修士所創立的。

  為了傳播福音,愛爾蘭的修道院必須大量製造《聖經》或福音書。由於經文中蘊藏著上帝的語言,被視為聖物,因此字體要力求美觀,才能充分反映出它的重要性,福音書也就成為當時表現藝術理念的主要工具。例如《林迪斯芳福音書》〔Lindisfarne Gospels〕的裝飾設計充滿了想像力,它運用交纏盤結如蛇蟲般的野獸造型,加上伸縮收展的韻律製造出充滿動態與變化的效果;運用一個十字架形把周圍複雜的圖案統一起來,達到增強律動的效果;更運用圖案中位置反轉和重複的線條來製造對稱的效果。這本福音書的圖案色彩豐富而和諧,形狀與色彩更是配合得天衣無縫,可說是一件視覺效果極為和諧的藝術作品。

林迪斯芳福音書裝飾頁
﹝Ornamental page from the Lindisfarne Gospels﹞
西元七世紀末

圖案花飾,約 33 x 25.4 公分

大英博物館,倫敦〔London〕,英國



卡洛林藝術

  中世紀初期歐洲最有勢力的政治人物是法蘭克王國〔現今法國與德國〕的國王查理曼〔Charlemagne〕,他所統治的時代被稱為卡洛林王朝〔Carolingian Empire〕。西元 800 年時,教皇里奧三世〔Leo III〕教宗冊封他為神聖羅馬帝國﹝Holy Roman Empire﹞皇帝,並在亞琛〔Aachen〕建立首都。查理曼大帝精通拉丁文和希臘文,學識豐富,雄才偉略,並對藝術有很深的喜愛,他聘僱最好的藝術家來表揚帝國的偉大和宣揚基督教的教義。從流傳於世的文獻中,我們知道卡洛林時代的教堂內有壁畫、嵌畫、浮雕等裝飾,但現在都已幾乎看不到了,目前所流傳下來的卡洛林藝術品主要是體積較小,可以攜帶的圖繪經文和象牙金飾。

  查理曼大帝也派遣藝術家到義大利的拉芬納〔Ravenna〕學習,還聘僱希臘的藝術家為他製作福音書。從其中較晚出現的《艾博福音書》〔Gospel Book of Archbishop Ebbo of Reims〕中看得出來,當時的藝術家是如何將古典題材溶入藝術創作裡面。


《聖馬太》,取自艾博福音書
﹝St. Mathew, from Gospel Book of Archbishop Ebbo of Reims﹞
約西元 816 ~ 835 年

書稿圖飾,羊皮紙,25.4 x 20.3 公分

市政圖書館﹝Bibliotheque Municipale﹞,依帕奈〔Epernay〕,法國

說明:在構圖上,聖馬太的衣服顫動旋轉,背景的山雨也往上拔昇,連四邊的框也像火焰般在躍動;在內容上,他正低俯著頭,靠著書桌,一手握著角製的墨水壺,一手在書上把腦中的靈思快速的寫下來,所有的動勢最後都集中在寫書的動作上。

  卡洛林藝術風格也可從《林道福音書》〔Lindau Gospels〕的金飾封面看到一點痕跡。在技術上,藝術家藉由愛爾蘭與日耳曼金器的傳統技術,將珍貴的寶石鑲在封面四周突起的金屬上,使光能夠穿透進去,發出耀目的色彩來;在內容上,封面中間的基督雙手伸開,似乎是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模樣,但是一點都看不出祂受難的痛苦情懷,此外上面漂浮在空中的天使和下面哀傷的民眾,也都被放置在一個抽象的空間中,似乎暗示著物質世界不如精神世界那樣有意義。

林道福音書之封面
﹝outer cover of the Lindau Gospels﹞
約西元 870 年

黃金、珠寶,34.9 x 26.7 公分

畢爾龐•摩根圖書館﹝The Pierpont Morgan Library﹞,紐約,美國


奧圖藝術

  西元 870 年,卡洛林王朝由查理曼的兩個孫子所統轄,西法蘭克王由禿頭的查理斯〔Charles the Bald〕管理,東法蘭克由日耳曼的路易〔Louis the German〕統治。此後卡洛林王朝的勢力就逐漸衰微,到了最後一位皇帝在西元 911 年去世之後,日耳曼的政治權勢就轉移到北邊的薩克森。薩克森政權是一個有效率的中央政府,歷任統治者當中以奧圖一世〔Otto I〕最有成就,他在西元 962 年由教宗冊封為倫巴底〔Lombard〕王。從此神聖羅馬帝國便由日耳曼人所統治,而奧圖王朝的版圖在極盛之時,北起日耳曼,南達義大利。

  奧圖藝術在建築方面有相當的成就。奧圖一世的兄弟布倫諾〔Bruno〕大主教在科隆〔Cologne〕興建了無數教堂,但是最具代表性的卻是奧圖三世〔Otto III〕的老師希德斯海姆大主教〔Hidesheim〕所設計的聖麥可教堂〔St. Michael's Abbey Church〕。聖麥可教堂包括兩個一模一樣的左右外翼,而支持中殿拱廊的柱子則由方形柱子所分隔,拱廊分成三個相等面褸的長廊,因此建築物的長度和橫軸之間達到對稱和諧的美感。

聖麥可教堂
﹝St. Michael's Abbey Church﹞
約西元 1001 ~ 1031 年

希德斯海姆〔Hidesheim〕,德國

  在繪畫方面仍然以福音書手卷為主,奧圖王朝的藝術家除了對卡洛林藝術風格相當熟悉之外,還發展出自己的本土風格,其中一個傑出代表作品是《亨利聖經》〔Lectionary of Henry II〕中的《向牧羊人報佳音》〔The Annunciation to the Shepherds〕。畫中描繪一位天使正在向牧羊人報告基督已經誕生。在一片金色的抽象背景空間中,從一雙伸展開來的翅膀,以及隨風飄忽的披肩,我們看得出天使是剛從天上飛降下來。他站立在畫面中央,以威嚴的姿態向牧羊人諭告,卻也暗示了神的權能。在這幅畫中,人物畫像雖然是取自卡洛林藝術,但是其衣飾的流暢線條和質量惑的表現,卻充份流露出奧圖王朝時期的獨有風格。

向牧羊人報佳音
﹝The Annunciation to the Shepherds﹞
約 1002 ~ 1014 年

書稿圖飾,43.2 x 33 公分,取自《亨利聖經》〔Lectionary of Henry II〕

慕尼黑〔Munich〕,德國



  《仿羅馬式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