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義大利文藝復興》
第一部分:初期的建築與雕刻





  公元 1400 年前後,除了佛羅倫斯,米蘭公爵﹝Duck of Milan﹞已將整個倫巴第﹝Lombady﹞平原和大部分義大利中部的城邦征服,並且能夠控制整個義大利半島。佛羅倫斯這個驕傲又有尊嚴的城市,面對著米蘭公爵的吞併野心,始終屹立不倒,因而得以捍衛它的獨立。

  那時候的人文主義者將米蘭公爵的勢力視為暴政,而將佛羅倫斯視為反抗暴政的自由鬥士、藝術與文學之都,因此很自然的就將這個城市比做波希戰爭年代裡的雅典。

  獨立的佛羅倫斯人在這種「新雅典」的意識下充滿了愛國主義的自豪感,並且將視覺藝術視為復興佛羅倫斯精神的手段,於是在中世紀之前一直被歸類為「手藝」或是「工藝」的視覺藝術,開始被認為是學習成為一位紳士必需接受的教養科目之一。從這之後,再經過一個世紀,西方世界就普遍接受了這個觀念。當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從聯合國到我們政府都將美育教育列為培養人才的基本工作,其實就是在實踐文藝復興的人文精神。

  自 1401 年起的三十餘年間,佛羅倫斯人為他們城裡的藝術事業投入了大量的資源。始建於喬托時代的佛羅倫斯大教堂終於覆上了拱頂 ,城中大大小小的教堂都賦予新的雕塑裝飾。義大利文藝復興初期的藝術,就在這樣的背景下邁開了腳步。

  一般來說,義大利初期文藝復興是以擁有詩人但丁﹝Dante﹞與畫家喬托﹝Giotto﹞為傲的佛羅倫斯為中心,時間從十五世紀中葉一直持續到最後的四分之一世紀。當時有許多年輕藝術家齊聚在這裡,並且將建築師布魯涅內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當成他們為領導人物。這些藝術家後來成名的包括:建築師阿伯提﹝Leon Battista Alberti﹞、米開洛左﹝Michelozzo di Bartolommeo﹞;雕刻家吉伯第﹝Lorenzo Ghiberti﹞的學生唐那提羅﹝Donatello﹞;畫家馬薩其奧﹝Masaccio﹞、安基利軻﹝Fra Angelico﹞、弗蘭且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和波提且利﹝Botticelli﹞。

建築師:布魯涅內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 1377 ~ 1446

  布魯涅內斯基是義大利初期文藝復興建築之先鋒。根據記載,他是個建築師、數學家、幾何專家、畫家、金匠、雕刻家與發明家。1401 年他參加佛羅倫斯洗禮堂青銅大門的雕塑競賽,不過卻輸給了吉伯第,這個打擊使他轉向建築與科學,並跑到羅馬去考查古羅馬建築,同競賽時做了許多測繪工作。

  在布魯涅內斯基眾多作品之中,以佛羅倫斯百花聖母教堂﹝Santa Maria del Fiore﹞的拱頂最具特色。雖然興建這座拱頂的建築技術是來自於哥德建築的原理與古典建築之應用,但是布魯涅內斯基真正叫人尊敬之處則是他創造了文藝復興建築藝術的新風格。他發現利用「古典」及「科學」兩項原則來興建建築物是非常有效的,並且能夠取代哥德建築之式樣。

百花聖母教堂拱頂
﹝Dome of Santa Maria del Fiore﹞

1420 ~ 1436 年

布魯涅內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之作品是教堂的拱頂

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百花聖母教堂早於 1296 年就開始興建,它的聖壇和中殿、翼殿、歌壇連成一個大空間。但是這個大空間上之屋頂卻是個長久以來未能解決之問題,40 公尺之跨度以傳統的木料是很難辦到的,一直到 1419 年才由布魯涅內斯基用雙層拱頂的方法加以解決。由於尺度巨大,整個大拱頂的工程總共花了將近 20 年。完工之後,這個拱頂成了佛羅倫斯的一個象徵。

  哥德建築本身是一種比較抽象之系統,建築中之各種元素之間,或者和建築本身之輪廓並沒有一定的比例。在建築過程中建築師畫一張草圖或許就夠了,但是他必須要親自監督興建過程中的每一步驟,因為許多細部都是在現場決定並且施工的。

  然而文藝復興時代的建築師卻是相反,他們非常注重設計圖,施工時所需的每一部份細部尺寸均要詳述在圖中,所以一棟建築可能可以不在建築師的督導之下完成,而且建築不論大小,它的每一項構成元素都有一定的比例,每一個構成元件也都趨向於標準化。在這種狀況下,在布魯涅內斯基的作品中,重要的乃是構成元件之比例而不是它們實際的長度,所以當柱子變小時,建築物也就跟著縮小了。

建築師:阿伯提Leon Battista Alberti, 1404 ~ 1472

  阿伯提是一位古典學者、劇作家、藝術評論家,並擁有廣博的建築知識。1452 年,他以拉丁文寫了一本《建築十書》﹝Ten Books on Architecture﹞,並且呈現給教宗尼古拉五世。這本書後來成為西方世界最重要的建築理論著作之一。

  在實際作品方面,阿伯提並不多產,佛羅倫斯福音聖母教堂﹝Santa Maria Novella﹞是一個成熟又成功的例子。

福音聖母教堂西向立面
﹝the west facede of Santa Maria Novella﹞

1296 ~ 1462 年

阿伯提﹝Leon Battista Alberti﹞之作品

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至於他所設計的佛羅倫斯魯奇拉大廈﹝Palazzo Rucellai﹞則成為十五世紀中盛行的都市住宅大廈範例之一,除了有如同古典一樣之分割樓層水平線腳外,垂直之壁柱分割線已經加諸於窗戶與窗戶之間以強調柱間。

建築師:米開洛左Michelozzo Michelozzi, 1396 ~ 1472

  雖然文藝復興初期的人本主義能夠讓佛羅倫斯的市民感受到民主、進步的藝術氣息,但是建造任何一座偉大的建築物或城市都需要依靠龐大的財富加以支持,因此有錢的商人就逐漸掌控了佛羅倫斯。

  十五世紀中期,佛羅倫斯最有勢力的麥迪奇﹝Medici﹞家族委託建築師米開洛左建造都市住宅型的利卡第大廈﹝Palazzo Riccardi﹞。

利卡第大廈
﹝Palazzo Riccardi﹞

1444 ~ 1460 年

米開洛左﹝Michelozzo Michelozzi﹞之作品

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雕刻家:唐那提羅Donatello, 1386 ~ 1466

  十五世紀 20 年代中葉,正當佛羅倫斯與米蘭之間的戰爭重新爆發之際,文藝復興初期最偉大的雕塑家唐那太羅,創作了自西羅馬帝國滅亡一千年以來,第一件與真人大小相同的男性裸體圓雕《大衛》﹝David﹞。他曾受業於吉伯第與布魯涅內斯基。從1404 年到 1407 年,他協助吉伯第製作佛羅倫斯洗禮堂的正門之後,便開始獨立創作。

大衛
﹝David﹞

1428 ~ 1432 年

唐那提羅﹝Donatello﹞之作品

青銅,高 185 公分

巴吉羅博物館,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根據《聖經》所記載,有一位名叫大衛牧羊孩子,他曾在上帝耶和華的保佑與協助之下,擊殺了強悍的非利士﹝Philistine﹞勇士歌利亞﹝Goliath﹞,並為自己的民族解除了戰禍的威脅。唐那太羅所作的《大衛》,手持長刃,腳下踏著強敵歌利亞的頭顱。很顯然,在這裡歌利亞與大衛分別代表著米蘭與佛羅倫斯。如果說歌利亞的頭盔隱喻了戰爭,那麼大衛的葉冠便是和平的象徵。至於大衛的裸體很可能意指佛羅倫斯人具有古希臘羅馬的古典血統。


  《義大利文藝復興》第二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