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義大利文藝復興》
第二部分:初期的繪畫





  一般來說,義大利文藝復興初期重要的畫家包括馬薩其奧﹝Masaccio﹞、安基利軻﹝Angelico﹞、烏切羅﹝Uccello﹞、弗蘭且斯卡﹝Piero deIla Francesca﹞、曼帖那﹝Mantegna﹞和波提且利﹝Botticelli﹞等人。

畫家:馬薩其奧Masaccio, 1401 ~ 1428

  馬薩其奧是佛羅倫斯的藝術巨匠,當他只有 25 歲的時候就已經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繪畫風格。這種風格以簡潔的手法,透過畫面的寫實性、內容的敘述力以及紮實的畫面結構,將空間與光線的效果、人物姿態的端莊表現出來,並近似喬托的作風。在當代藝術家中,只有比馬薩其奧年長的雕刻家唐那太羅和建築家布魯內列斯基才能與之匹敵。

  1425 年,馬薩其奧在佛羅倫斯的福音聖母教堂﹝Santa Maria Novella﹞繪製《聖三位一體》﹝Trinity﹞濕壁畫。他利用焦點透視法引導觀者從他所站立的現實空間,將視覺「透過」面對觀者的牆壁延伸出去。如果我們根據圖畫裡面,文藝復興風格的小禮拜堂拱頂上的鑲板尺寸與數目,甚至能夠計算出這個虛擬空間的深度。


聖三位一體
﹝Trinity﹞

1426 ~ 1428 年

馬薩其奧﹝Masaccio﹞之作品

濕壁畫,667 x 317 公分

福音聖母教堂,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說明:這幅畫的消失點位於十字架的垂直軸線與柱子兩旁捐助人所站立的台面相交之處,距離教堂地面的高度有 1.5 公尺多一點,大致與觀者的眼睛處於同一水平面上;加上捐助人的肖像與真人同樣大小,禮拜堂裡的人像比較小,因此整個作品看起來好像是附設於教堂的小禮拜堂,於是我們便獲得了一個似乎隨時可以步入其間的虛擬空間。

  馬薩其奧以其短短 27 年的生命歷程,為西方的繪畫藝術完成了一場史無前例的革命。他一方面借助透視法與素描的結合,在西方繪畫史上第一次徹底地征服了繪畫中的第三度空間,從此透視法與素描就牢固地確立了它們作為近代西方繪畫語言體系的基礎地位。另一方面,他的作品又以宏大的尺度感,嚴謹的構圖,雕像般的人物為義大利文藝復興盛期的藝術風格建立了雛形。

畫家:安基利軻修士Fra Angelico, 1387 ~ 1455

  安基利軻修士為傳信會的一員。他的畫風簡單而直率,色彩明亮,勇於嘗試新風格,其繪畫目的在於推行教化,而不在於對宗教精神之描繪;他的作風保守,但在形式上大量採用了喬托和馬薩其奧的式樣,因而其畫風的整體傾向類似羅倫佐.莫納可﹝Lorenzo Monaco﹞的哥德式特質,而與 1440 年代佛羅倫斯的繪畫傾向背道而馳。

   麥第奇家族是當時佛羅倫斯共和國的政治領袖,他們對藝術家的保護,大大鼓舞了初期文藝復興藝術的發展。安基利軻修士剛好在那時受命為聖馬可修道院﹝Convento di San Marco﹞進行裝飾工作和繪製濕壁畫。,所以他在院內繪製了一系列的濕壁畫,如《聖告圖》﹝The Annunciation﹞。


聖馬可修道院
聖告圖
﹝The Annunciation﹞

1438 年

安基利軻修士﹝Fra Angelico﹞之作品

濕壁畫,230 x 321 公分

聖馬可修道院,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安基利軻修士一直傾向畫大幅畫,但也十分注重細節的描繪。他的畫風已逐漸由金碧輝煌走向深沉寧靜。由於宗教畫的實際需要,以及繪畫素材本身的有力感人風格,他的筆法更加簡單,更加豪放,作品也更臻於遒勁有力的境界。

  1440 年左右,他又為聖馬可和其他兩個修道院繪製祭壇畫,這些作品的題材均是聖徒環繞聖母,或站或跪,如《安納萊納祭壇畫》﹝Annalena Altarpiece﹞對於日後這類祭壇畫有極大的影響。

安納萊納祭壇畫
﹝Annalena Altarpiece﹞

1437 ~ 1440 年

安基利軻修士﹝Fra Angelico﹞之作品

蛋彩•畫板,180 x 202 公分

聖馬可博物館,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畫家:烏切羅Paolo Uccello, 1397 ~ 1475

  烏切羅對於透視學很有研究。1407 年,他在吉伯提的工作坊擔任小學徒,當時吉伯提正在從事洗禮堂的第一扇青銅門的工作,而此門的半哥德式風格,奠定了烏切羅個人的基礎。

  1436 年他受佛羅倫斯當局的委託,畫了一幅英國將軍霍克武德﹝Sir John Hawkwood﹞騎馬的壁畫像,至今仍保存於佛羅倫斯主教堂裡。烏切羅在這幅畫中,把底座和騎士像分別經由兩個全然不同的視點加以處理,使觀眾眼睛產生錯覺,以為作品上的塑像是真實的。

  他也曾經為麥迪奇家族畫過三幅以《聖羅馬諾的戰役》﹝The Battle of San Romano﹞為題的畫,從這些作品當中也可看到他喜歡用非現實的手法來表現象徵性的空間,所以他用當時流行的各種前景處理技巧,來表現舞台的透視空間。首先在近景中用前縮透視法、以簡潔的筆觸勾勒出一個「舞台」,舞台上不但上演著騎士間的戰鬥情形,同時也展現他們個人的體形和整體結構;再以垂直的舞台背景來表現透視的空間。

聖羅馬諾的戰役
﹝The Battle of San Romano﹞

1450 年

烏切羅﹝Uccello﹞之作品

蛋彩•畫板,182 x 320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London﹞,英國

畫家:弗蘭且斯卡Piero deIla Francesca, 1422 ~ 1492

  弗蘭且斯卡不僅是個畫家,也是一個數學家,晚年曾著作透視圖法的研究書籍。他的作品結合具有量感的人體表現、清澈的色彩以及完美的透視法。整體看來又有一種不受時間限制的寧靜氣息,這種特色,又因其蒼白柔和的色彩,顯得更為突出,因此他的作品曾被評論為「高貴的單純和靜肅的偉大」。

  烏切羅及馬薩其奧等人的作品,對他有決定性的影響。1450 年左右,弗蘭且斯卡開始著手那幅使他聲名卓著的作品:在亞勒索﹝Arreso﹞的聖法蘭且斯可教堂唱詩班座席的壁畫系列。在他的代表作品濕壁畫《聖母子與諸聖人》﹝Madonna and Child with Saints﹞中,他省略一些不必要的素材,以基本的形式去處理細部,建構出一個具有幾何學般的明晰且秩序井然的畫面。

聖母子與諸聖人
﹝Madonna and Child with Saints﹞

1472 ~ 1474 年

弗蘭且斯卡﹝Piero deIla Francesca﹞之作品

油彩•畫板,248 x 170 公分

布列拉美術館,米蘭 ﹝Milan﹞,義大利



畫家:曼帖那Andrea Mantegna, 1431 ~ 1506

  曼帖那的作品具有古羅馬的特質,並且也深受雕刻家唐那提羅寫實主義的影響,善於雄偉的構圖及短縮法的透視畫法;同時他融合當時的風格與對古代的熱情,因此他對寫實主義與考證學相當投注。

  1455 年他在帕度亞﹝Padua﹞的伊雷米塔尼教堂﹝Eremitani Church﹞完成了一系列描繪聖詹姆斯傳奇的濕壁畫。這座教堂在二次大戰時受到轟炸,因此這系列濕壁畫也就毀了,其中一幅是《聖詹姆斯前赴刑場途中》﹝St James on the way to his execution﹞。

  曼帖那活用透視圖法使畫面產生出人意表的效果,並創造了將視點放低以加強主題的氣氛和人物的獨特畫風。在這幅畫中,曼帖納把消失點放在畫面的下緣,強迫觀賞者的眼睛必須趨隨從消失點四散出來的斜形路線,因此視線從下往上急速移動,所看到的不再只是一個景象,而是一個正在進行的事件,加上畫中人物的許多斜線,為觀賞者的視線加添了力量,因而更增強了這個景象的緊張氣氛,不過這氣氛卻把那站得最挺直的聖詹姆斯突顯出來。

聖詹姆斯前赴刑場途中
﹝St James on the way to his execution﹞

1455 年

曼帖那﹝Mantegna﹞之作品

濕壁畫﹝已在二次大戰中毀壞﹞

伊雷米塔尼教堂,帕度亞 ﹝Padua﹞,義大利



畫家: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 1445 ~ 1510

   波提且利是義大利文藝復興初期的畫家。約 1465 年從菲力浦.李彼﹝Filippo Lippi﹞學畫。

  他所作的宗教畫及以神話、歷史為題材的寓意畫,富有詩意和世俗氣習,可說是當代畫家中最有個人風格的一位。他在《維納斯的誕生》﹝The Birth of Venus﹞這幅畫中,以古希臘的理想形式與追求反基督教義的寓意與精神,表現出有如詩般的抒情美;雖然他畫的是古希臘女神,但卻帶有人類的官能愛慾,打破了中世紀的傳統,以追求藝術的自由與高貴;對於背景的處理,他更捨棄了當時流行的透視圖法。

  波提且利憑藉自己的想像力來達到詩般的美化,而不喜歡以寫實性手法重現事實,在文藝復興早期的寫實主義之下獨樹一格。

維納斯的誕生
﹝The Birth of Venus﹞

1485 年

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之作品

蛋彩•畫布,174 x 279 公分

烏菲茲美術館 ,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義大利文藝復興》第三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