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矯飾主義的藝術》




  拉斐爾在 1520 年藝術事業正達顛峰之際驟然逝世,接著羅馬在 1527 年被神聖羅馬帝國劫掠,使得義大利的政治、經濟一落千丈。雖然米開蘭基羅長壽,能夠一直活到十六世紀中末期,但是大環境的改變使藝術人才凋零,文藝復興可以說已經到了強弩之末,於是西方藝術的發展逐漸走入另一方向,即巴洛克風格。而矯飾主義﹝Mannerism﹞則夾在文藝復興和巴洛克風格之間,是一個容易被忽略的流派。

矯飾主義的定義

  在視覺藝術當中,矯飾主義所指的是在歐洲的繪畫、雕塑、建築上所呈現的一種極度明顯的風格,特別是在義大利,其時期大約是在 1520 年至 1600 年之間。其特徵是藉由瘦長的形式、誇大的風格、不平衡的姿勢來描繪人類和動物,以此產生戲劇化和強而有力的影像。

  「矯飾主義」這個名詞來自義大利文「手」﹝Mano﹞這個字,在中文翻譯上不太容易,因為「矯飾」這兩個字很容易引起人的負面聯想。它象徵手工的表現多於觀察和思考的研究,是一種藝術的衰敗。這種看法從文藝復興盛期之後,一直延續到十九世紀,並且將它歸咎於藝術家過度模仿米開蘭基羅而產生的。

  事實上,米開朗基羅的中年以後對於文藝復興太過均衡、和諧的古典風格並不滿意。他追求更多肢體動作上的變化,誇大情緒的反應,使人物的身體產生更多律動感,也產生更多表情。由於米開朗基羅這種對外在形式的誇張表現方式,使他的後期作品被指稱為有「矯飾主義」的傾向。

  這種藝術形式曾被蔑視了三百多年,到了二十世紀初在繪畫及彫刻方面,這類十六世記的作品才開始受到重視而獲得正面的評價,至於同一時代的建築要則要到一九三○年代,才有人發現「矯飾」二字亦可用之於上。藝術學家發現這類藝術家,企圖反抗米開蘭基羅和拉斐爾所表現的藝術原則,其精神與勇氣和二十世紀反叛性藝術家具有很多相近之處。

  矯飾主義最重要的建築師是羅曼諾﹝Giulio Romano﹞,雕刻家是姜波隆那﹝Giambologna﹞,而重要畫家則包括彭托莫﹝Jacopo Pontormo﹞、科雷吉歐﹝Antonio Correggio﹞、巴米加尼諾﹝Francesco Parmigianino﹞、布隆津諾﹝Agnolo Bronzino﹞、丁托列多﹝Jacopo Robusti Tintoretto﹞、維諾內些﹝Paolo Veronese﹞、葛雷柯﹝El Greco﹞。

畫家建築師:羅曼諾﹝Giulio Romano, 1499 ~ 1546﹞

  羅曼諾是義大利的畫家與建築師,他相當早熟,十六歲就成了拉斐爾之主要助手,幫忙教廷宮室的繪畫工作,並且在拉斐爾死於 1520 年時,繼續完成工作。1524 年他來到了曼杜瓦﹝Mantua﹞,碰到了剛薩加公爵﹝Federigo Gonzaga﹞,在 1524 年到 1534 年間替他整建了得特宮﹝Palazzo del Te﹞。

得特宮
﹝Palazzo del Te﹞

1524 ~ 1534 年

羅曼諾﹝Giulio Romano﹞之作品

曼杜瓦﹝Mantua﹞,義大利

  得特宮原先只是想設計成結合一個郊外避暑屋和馬房於一體,相當樸實的建築,可是當公爵看到羅曼諾之設計時,非常喜歡,乃要求將這棟建築擴大成如宮殿一般的尺度,其中有一個圍繞在方形建築中的中庭。這個中庭一方面是一個通道,一方面也是整個設計之重心,帶有一點近似都市廣場之味道,建築之北立面是一處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乍看之下好像是標準文藝復興宮殿之構成,但細看後則會發現其企圖掙扎出文藝復興建築準則之手法。

  在得特宮內,他畫了許多裝飾畫。《巨人的滅亡》﹝The Fall of the Gigants﹞ 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部分,它那特殊的視覺假像效果,顯示出怪異的趣味,與其老師的風範真是大相徑庭。

巨人的滅亡
﹝The Fall of the Gigants﹞

1526 ~ 1534 年

羅曼諾﹝Giulio Romano﹞之作品

濕壁畫

得特宮,曼杜瓦﹝Mantua﹞,義大利



畫家:彭托莫﹝Jacopo Pontormo, 1494 ~ 1556﹞

  彭托莫是文藝復興盛期畫家沙托﹝Andrea del Sarto﹞的學生 。1515年,他完成一幅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約瑟在埃及》﹝Joseph in Egypt﹞。

約瑟在埃及
﹝Joseph in Egypt﹞

1515 ~ 1518 年

彭托莫﹝Jacopo Pontormo﹞之作品

油彩.木板,96 x 109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英國

  在這幅畫中,他發展出一種具有革命性,全新的風格,後人稱之為「矯飾主義」。在這種風格中,畫家不再受到透視的拘束,也不必受當時所謂合理、客觀的形式所限制,他可以任意使用光線、色彩和比例,又可從別的藝術借取資料;唯一的要求是創作出有趣的構圖,富有感情的觀念,顏色必須漂亮而具激發性。

  1518 年,彭托莫在佛羅倫斯的聖米契爾•維西多明尼教堂﹝Church of S. Michele Visdomini﹞完成一件奇怪而又帶震動性的作品《聖母、聖嬰與聖徒》﹝Madonna and Child with Saints﹞,他把達文西和拉斐爾的特性混合起來,再加上沙托的光暗表現,呈現出一種不安的氣氛。

聖母、聖嬰與聖徒
﹝Madonna and Child with Saints﹞

1518 年

彭托莫﹝Jacopo Pontormo﹞之作品

油彩.木板,214 x 185 公分

聖菲利其達教堂,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畫家:科雷吉歐﹝Antonio Correggio, 1489 ~ 1534﹞

  科雷吉歐在 1489 年出生於義大利巴馬﹝Parma﹞ 51 公里外的科雷吉歐鎮﹝Correggio﹞。他的畫風受到達文西與曼帖那的影響,並且成為巴洛克風格的起源。

  他為巴馬大教堂的圓頂作了巨大的壁畫《聖母升天圖》﹝Assumption of The Virgin﹞,畫中把正在升天的聖母置在圓頂的中心,周圍一圈圈的聖徒與天使圍繞著聖母向上緩緩昇起。


聖母升天圖
﹝Assumption of The Virgin﹞

1526 ~ 1530 年

科雷吉歐﹝Antonio Correggio﹞之作品

濕壁畫,1093 x 1195 公分

主教堂,巴馬﹝Parma﹞,義大利

  當觀賞者抬頭觀看的時候,飛昇的感覺會越來越強烈,使其視點自然地移向天使身上,直到它消失在中心點為止。這幅畫中的人物大部分赤身露體,呈現出純真的感情。

畫家:巴米加尼諾﹝Francesco Parmigianino, 1503 ~ 1540﹞

  巴米加尼諾與科雷吉歐是屬於同輩,都是出生於義大利巴馬﹝Parma﹞的畫家,但兩人的風格卻呈現強烈的對比。早期雖然他曾受到科雷吉歐的影響,但是在他二十歲前往羅馬之後,卻受到拉斐爾更大的影響。1527 年,當羅馬遭遇神聖羅馬帝國的浩劫之時,他正在製作一輻巨畫《聖傑諾米的幻影》﹝The Vision of St Jerome﹞。


聖傑諾米的幻影
﹝The Vision of St Jerome﹞

1527 年

巴米加尼諾﹝Francesco Parmigianino﹞之作品

油彩•木板,343 x 149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英國

  這幅畫中的聖母呈現拉斐爾的風格,但又帶著米開蘭基羅的雄偉特性,而聖傑諾米的形象則來自達文西的構圖,畫中光線十分強烈,與科雷吉歐的柔光截然相反。

  他最有名的作品是一幅尚未完成的《長頸聖母》﹝Madonna with the Long Neck﹞。

長頸聖母
﹝Madonna with the Long Neck﹞

1534 ~ 1540 年

巴米加尼諾﹝Francesco Parmigianino﹞之作品

油彩•木板,216 x 132 公分

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義大利

  畫中坐在寶座上的聖母,一襲藍色披肩不經意地搭在白色裙子上面,強烈的呈現拉斐爾的風格,而躺在她雙腿之間的聖嬰則在沉睡著,聖母旁邊的一群天使以興奮的表情注視著聖嬰。畫中聖母,與軀體形成不正常比例的細長頸子,以及聖嬰特長的身體都是矯飾主義繪畫的特徵。聖母背後的背景還沒完成,巴米加尼諾就過世了,只留下建築物的圓柱和遠處的景色。

畫家:布隆津諾﹝Agnolo Bronzino, 1503 ~ 1572﹞

  布隆津諾是矯飾主義全盛時期的代表人物,他受到當時在佛羅倫斯掌握權力的麥第奇家族的賞識和支持。在彭托莫的教導下,他的作品呈現自己的風格,素以筆法精緻、感情冷漠、色彩刺目著稱。例如他所畫的肖像《托雷多的埃萊諾拉和她的兒子麥第奇》﹝Eleonora of Toledo with her son Giovanni de' Medici﹞,就是一幅體現他個人畫風的完美例證。

托雷多的埃萊諾拉和她的兒子麥第奇
﹝Eleonora of Toledo with her son Giovanni de' Medici﹞

1544 ~ 1545 年

布隆津諾﹝Agnolo Bronzino﹞之作品

油彩•木板,115 x 96 公分

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義大利

  在暗藍色背景的襯托下,衣著華麗的貴婦人與孩子,神態安靜冷漠,就像瓷人一樣,具有冷冰冰的高雅氣派,與觀眾之間也似乎都保持著相當的距離感。這種疏離的氣氛與文藝復興盛期人物形象的親和力,形成強烈的對比。

  布隆津諾的另一幅名作《維納斯、邱比特、和象徵貪慾的時間》﹝Venus, Cupide and the Time﹞,具有同樣精緻、優雅、冷漠、刺目的特色,此畫含義頗為隱晦費解。畫面中心的裸體邱比特正擁抱著裸體的母親,這一情景無疑會引起人的性慾和衝動。不過,他們優美的姿態和形式上的完美,也同時緩和了這種情色之感。


維納斯、邱比特、和象徵貪慾的時間
﹝Venus, Cupide and the Time﹞

1540 ~ 1545 年

布隆津諾﹝Agnolo Bronzino﹞之作品

油彩•畫布,147 x 117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英國



畫家:丁托列多﹝Jacopo Robusti Tintoretto, 1518 ~ 1594﹞

  丁托列托是義大利文藝復興晚期威尼斯畫派,也是矯飾主義的重要畫家。他生於威尼斯的一個染匠家庭,也許是在斑斕的染坊中耳濡目染的緣故,自幼對繪畫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長大後,為了紀念他這段不平凡經歷,他給自己取了「丁托列托」的綽號,意思是「染匠的兒子」。

  丁托列托年輕時曾跟隨提香;但是他生就桀驁不馴的脾氣,每每與老師頂撞,終於被提香趕了出來。他十分著迷於米開朗基羅強勁有力的造型藝術,為此他專門研究這位大師的作品;從繪畫到雕刻的各個作品,都進行了大量的素描揣摩,並立志要將米開朗基羅的造型和提香的色彩融為一體。因此,在丁托列托的作品堙A我們在感受到威尼斯畫派一脈相承的絢麗色彩的同時,也被源於米開朗基羅的矯飾主義風格所震撼。

  丁托列多在正式創作之前,常以蠟人模擬習作,並尋找最富動態的構圖、最劇烈的視點及最強烈的採光效果,結果使他的作品常呈現出特異的空間,觀者需從非傳統的角度來欣賞畫面,有時甚且會感到頭暈目眩,再加上丁托列多善於以筆觸表達感情,令其作品呈現了不安的質素。

  其代表作《最後的晚餐》﹝The Last Supper﹞中即以特別安排的透視方式進行構圖,使得觀者需沿著空間急驟縮小的對角方向由左下而右上欣賞畫面。同時,丁托列多將主角基督置於畫面的中央﹝頭後有光圈者﹞,消失點則置於畫面的左上方,當觀眾的視線在中心點及消失點之間來回移動時,便感受到不安而強烈的動態。


最後的晚餐
﹝The Last Supper﹞

1592 ~ 1594 年

丁托列多﹝Jacopo Robusti Tintoretto﹞之作品

油彩•畫布,365 x 568 公分

聖喬治教堂,威尼斯﹝Venice﹞,義大利

  在丁托列托最負盛名的女體作品《蘇珊娜出浴》﹝The Bathing Susanna﹞中,他發揮了他描繪曲張健美的人體的專長,柔和的光韻使柔嫩的肌膚煥 發出異樣的觀感。


蘇珊娜出浴
﹝The Bathing Susanna﹞

1557 年

丁托列多﹝Jacopo Robusti Tintoretto﹞之作品

油彩•畫布,146.6 x 93.6 公分

藝術史博物館,維也納﹝Vienna﹞,奧地利

  「蘇珊娜出浴」是《聖經》中的一則故事:蘇珊娜是商人的妻子,在家中的池塘沐浴,族中的兩個長老乘機偷看她的胴體。當然在丁托列托和許多畫家的筆下,題材本身的道德感是處於次要地位,他們首先考慮的是如何借助「沐浴」這一情節充分表現裸女之美。

畫家:維諾內些﹝Paolo Veronese, 1528 ~ 1588﹞

  藝術大師提香有兩個偉大的弟子:丁托列托和維諾內些。

  在提香過世之後,維諾內些便在師兄丁托列托的畫室學藝。由於受到家鄉維洛那的傳統繪畫風格影響,維諾內些習慣用銀灰色調。雖然他的歷史與宗教題材作品較之提香和丁托列托少了一分狂放的激情,但在女性豐盈玉潤的刻畫上卻多了些世俗的富貴與奢華,如《摩西的發現》﹝The Finding of Moses﹞。

摩西的發現
﹝The Finding of Moses﹞

1570 ~ 1575 年

維諾內些﹝Paolo Veronese﹞之作品

油彩•畫布

藝術史博物館,維也納﹝Vienna﹞,奧地利

  這種流暢清新的繪畫風格,尤其突出表現在歡宴、喜慶的享樂場面。在那個時候,清欲的宗教理念深入了大多數人的心靈,資產階級式的享樂主義風尚不甚流行。畫家們不敢直接面對世俗生活中的享樂場面,只能代之以宗教、神話中的某些相關題材。

  維諾內些的代表作《李維家的盛宴》﹝Feast in the House of Levi﹞是以《聖經》中,耶酥揭穿猶大偽善面目的「最後的晚餐」為題材。在這個題材上任何畫家都會用嚴謹的筆觸,悲憤的基調作畫,但是維諾內些卻飾以大量世俗享樂化的形象。


李維家的盛宴
﹝Feast in the House of Levi﹞

1573 年

維諾內些﹝Paolo Veronese﹞之作品

油彩•畫布,555 x 1280 公分

學院畫廊,威尼斯﹝Venice﹞,義大利



畫家:葛雷柯﹝El Greco, 1541~ 1614﹞

  葛雷柯被譽為是西班牙最偉大的畫家之一。他的畫風受到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彭托莫﹝Pontormo﹞、巴米加尼諾﹝Parmigianino﹞等義大利矯飾主義畫家的影響。

  葛雷柯揉合各家之長形成自己極端個人化的矯飾主義風格,他用色陰沈而尖銳,常用藍色、黃色、鮮綠和生動的粉紫色作強烈對比,畫中人物肢體刻意拉長,呈現神經質似的緊張感。

  葛雷柯的代表作《脫掉基督的外衣》﹝The Disrobing of Christ﹞,畫面描繪基督的外衣被眾人剝掉和瓜分的情景。祂身穿著紅色的外袍,被一群人包圍著,面部顯露出安詳的表情。

脫掉基督的外衣
﹝The Disrobing of Christ﹞

1577 ~ 1579 年

葛雷柯﹝El Greco﹞之作品

油彩•畫布,285 x 173 公分

主教堂,托利多﹝Toledo﹞,西班牙

  這幅畫的佈局相當嚴謹,基督那大而明亮的雙眼正仰望著天國,祂的頭部四周圍都是一些正在獰笑的側面像;在祂高大身軀的左側,站立著一名身披盔甲的武士,神情憂鬱地看著我們,右側是一名穿線袍的劊子手,正動手撕扯他的袍子。

  畫面的底部,又有一組對稱的人物:右側是一個身穿黃袍的人正在往十字架上釘釘子,左側是二位女子和瑪利亞,她們正悲傷地觀望著右側穿黃袍人的舉動。

  在這幅畫中,葛雷柯放棄了文藝復興時期極為重視的透視法所塑造出的縱深感,而將全部激動人心的力量放在人群的擠壓上。基督似乎是被黑壓壓的人群推向我們,使我們彷若置身於此情此景之中。


 《義大利與西班牙的巴洛克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