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荷蘭與法蘭德斯的巴洛克藝術》




  十六世紀尼德蘭地區一直是屬於西班牙的統治範圍,但是北方諸省在經過長達八十年的獨立戰爭,終於在 1581 年宣佈獨立,成立了荷蘭聯省共和國。因此,到了十七世紀,尼德蘭藝術開始分成為北方地區的荷蘭民族藝術,與南方的法蘭德斯藝術。



第一部分:荷蘭巴洛克

  荷蘭巴洛克藝術中最引人注目的為繪畫,建築次之,雕塑居末位。在繪畫方面,十七世紀為荷蘭繪畫的黃金時代,對整個西方美術的發展,產生過意義深遠的影響。

  由於革命的勝利,使荷蘭的畫家懷著民族的自豪感。他們擺脫了西班牙統治時期對宮廷貴族和天主教會的依附,在這樣的背景下,繪畫不再依附宗教,也不再依附宮廷,而是回到人的生活,並且歌頌生活。畫家們開始為新興的市民階級服務,他們描繪自然風景,描繪市民肖像,也描繪人所擁有的物質。為滿足市民的生活和審美需要,繪畫逐漸成為市場上的商品,其種類繁多,除了宗教歷史畫和肖像畫外,還包括了風俗、風景、靜物和動物畫。

  十七世紀荷蘭最重要的畫家首推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哈爾斯﹝Frans Hals﹞以及維米爾﹝Jan Vermeer﹞。

畫家: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 1606 ~ 1669

  林布蘭是十七世紀荷蘭畫派最典型的巴洛克畫家,也是近代西洋藝術來影響最深遠的大師級人物。

  隨著荷蘭獨立以後的市民社會一起成長,林布蘭歌頌新崛起的市民生活,為商業社會的醫生、紡織公會理事、負責社區安全的民兵隊伍畫像。他的肖像畫有些是個人肖像,但更多是集體肖像,強調團體中人與人的關係。

  林布蘭使群像畫的觀念發生決定性變化,使之不再是千篇一律的羅列千人於一列的做作肖像,而是成為一個有情節的舞臺場面,每位人物都是那個舞臺上的演員。在林布蘭的名作《杜爾博士的解剖學課》﹝The Anatomy Lecture of Dr. Nicolaes Tulp﹞中,林布蘭便如此安排了八個人物,每人分別擔當一個角色,各自具有獨特的位置和引導作用,而整體的情緒基調則和諧統一。


杜爾博士的解剖學課
﹝The Anatomy Lecture of Dr. NIcolaes Tulp﹞

1632 年

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之作品

油彩.畫布,169.5 x 216.5 公分

莫瑞修斯博物館,海牙,荷蘭

  杜爾博士把剪刀伸進一具屍體的上肢進行解剖,學生們圍在他身旁,興致勃勃地或觀看操作示範或對照閱讀維薩里的解剖學課本。被解剖的屍體、專注觀察的助手、冷靜自信的醫生,都構成畫面上不可或缺的部分。以近於冷酷的理智態度切入生命,沒有個人情緒的好惡,卻又透露崇高的理性價值,也正是當時荷蘭建國的新精神,和源起於宗教崇拜的義大利巴洛克風非常不一樣。

  《夜巡》﹝The Nightwatch﹞是林布蘭阿姆斯特丹風格初期與成熟期的分界作品,描繪阿姆斯特丹民兵隊伍的行進。這幅畫十分巨大,人物眾多,打破了當時荷蘭集體肖像畫一字排開的呆板畫法,林布蘭以更具戲劇性的方法,解決將眾多肖像整合在畫面中的構圖問題。


夜巡
﹝The Nightwatch﹞

1642 年

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之作品

油彩.畫布,359 x 435 公分

國立美術館,阿姆斯特丹,荷蘭

  這幅畫中充滿忙亂的活動,眾多人物在畫面中錯落,用豐富的光影、不同的姿勢構成豐富的視覺景深。手勢和臉部表情相對照,以相反運動橫越過畫面,在複雜的空間中,引領觀者以視線曲折的前進與後退。

  卡拉瓦喬創立的明暗對比法,但是林布蘭將它發展為更富戲劇化的舞臺燈光效果,營造出神祕多變的氣氛。有些隱藏在背後的人物,由於特別的光線處理,彷彿被舞臺上的光照亮,忽然變成了主題。林布蘭先將背景色調壓暗,再逐漸使畫面亮起來,他所創造的繪畫技法,成為西方油畫的經典。

  林布蘭一生創作了近百張的自畫像,成為西方藝術中對自己最嚴格的解剖。他的自傳像經歷許多階段,尤其到了晚年,筆下的自畫像,滿臉皺紋,茫然而徬徨地看著人間,充滿無限感傷,又彷彿無限悲憫,使繪畫不再只是表象膚淺的賞心悅目,而是深沉的心靈挖掘,給予繪畫美學更深刻的揭發人性的內涵。


自畫像
﹝Self-Portrait﹞

1669 年

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之作品

油彩.畫布,86 x 70.5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英國

  正如畫他人的肖像一般,林布蘭畫自畫像的動機,也是由於對人性本質所產生的強烈興趣而產生。他的自畫像中,有近百幅不同質材者,可視為「真正的」自畫像,蓋其忠實地描繪了各個時期中不同的心路歷程。

  林布蘭的巴洛克風格沒有宗教與宮廷的虛華,而是以最厚實的方法刻劃人生的現象,在冷靜中內斂著飽滿的熱情,他使繪畫被革新,被顛覆,也以繪畫變成他生命最後的救贖。

畫家:哈爾斯Frans Hals, l581 ~ 1666

  哈爾斯一生大部分居住在荷蘭哈倫市﹝Harlem﹞,他被公認是荷蘭畫派的建立者,最擅長肖像畫和肖像般的人物畫。哈爾斯早年的畫作生動活潑,力求在動態中自然地捕捉人物瞬間的神態,筆法大膽奔放。晚年由於貧病交加,因此作品也失去了歡樂鮮明的色彩,黑色和白色成為畫面的主調,人物也顯得癡呆失神。

  《笑容騎兵》﹝The Laughing Cavalier﹞是一幅哈爾斯的典型肖像作品。畫中人物以動態姿勢呈現,他愉快的笑容、誇張的衣帽和裝飾都與傳統的肖像構圖不同,將一瞬間最真實的表情和神態留下來。


笑容騎兵
﹝The Laughing Cavalier﹞

1624 年

哈爾斯﹝Frans Hals﹞之作品

油彩.畫布,83 x 67 公分

華萊士收藏館,倫敦,英國

  《養老院的女管理員》﹝Regentesses of the Old Men's Almshouse﹞ 這張在哈倫畫的大型畫作不僅是哈爾斯最後的主要作品,而且是足以將他與林布蘭在這個時期並列的代表作。

養老院的女管理員
﹝Regentesses of the Old Men's Almshouse﹞

1664 年

哈爾斯﹝Frans Hals﹞之作品

油彩.畫布,172.5 x 256 公分

哈爾斯博物館,哈倫,荷蘭

  表現剎那之間的題材幾乎是荷蘭繪畫的特徵之一。哈爾斯在這裡將隔絕身體各自的部分和個體本身獨立開來。女管理員的白色衣領強烈的突出在屋裡黑暗的背景上,似乎漂浮著黑暗中;相對之下,她們的面孔跟背景的黑暗幾乎融為一體,加上淡淡的紅光飄過黑暗當中,像是將熄的炭燼所散發出的最後微光。

  從這幅團體畫中我們看到一個最蒼勁的團體,已經染上了死亡的氣息。似乎只要有活動和交際的場所,衰老和死亡就無時無刻的恐嚇著人們。

畫家:維米爾Jan Vermeer, 1632 ~ 1675

  比起林布蘭,維米爾的繪畫生涯開始得稍晚一些,他沒有經歷過大起大落的生命歷程,也不迷戀於光所能產生的眩目效果與強烈對比。維米爾一生的作品不多,因此目前流傳於世只有三十多件,尺寸都不很大的作品。雖然數量不多,維米爾卻通過它們展現了故鄉的美麗和寧靜的風光。

  維米爾的作品有很多是在描繪舒適,安閒的中產階級家庭生活,表現周圍熟悉的婦女,他喜歡將通常的家務勞動詩意化,因此他的作品特點是不以情節引人入勝,而是藉由一種抒情情調給人一種美的享受。

  例如讀信的藍衣少婦﹝Woman in Blue Reading a Letter﹞畫中的光線從窗外照射在埋首信中心無旁騖的女人身上。這幅畫的題材極為平凡,從沈默靜謐的氣氛中散發出濃郁的人情味。在維米爾的作品中,這是一幅對光的表現安排相當突出的作品。


讀信的藍衣少婦
﹝Woman in Blue Reading a Letter﹞

1663 ~ 1664 年

維米爾﹝Jan Vermeer﹞之作品

油彩.畫布,46.6 x 39.1 公分

國立美術館,阿姆斯特丹,荷蘭

  另一幅畫《手持水罐的女子﹝Young Woman with a Water Jug﹞的構圖與讀信的藍衣少婦十分類似。一名婦女站在窗邊,一手扶窗,一手執著水罐,窗外的光在銀質的水罐上靜靜流動,其中所透露出的平凡無奇的生活,似乎暗示人們不要對「偉大」與「壯麗」有非分的幻想,做一個平凡的自己或許是人一生中最應思考的事情。


手持水罐的女子
﹝Young Woman with a Water Jug﹞

1660 ~ 1662 年

維米爾﹝Jan Vermeer﹞之作品

油彩.畫布,45.7 x 40.6 公分

大都會博物館,紐約,美國

  相對於林布蘭的畫有著男性的陽剛與沉重,維米爾的作品經常藉由女性的溫婉幽雅,呈現小品的寧靜。除此此外,對於巴洛克藝術中瀰漫的宗教激情與宮廷的華麗,維米爾也從小鎮市民文化的題材,填加令人回味的寧靜與悠遠。



第二部分:法蘭德斯巴洛克

  佛蘭德斯為西歐的一個歷史地名,泛指古代尼德蘭南部地區,大體上包括現在的比利時、盧森堡以及法國東北的部分地區。其藝術史最重要的期間是從十五世紀到十八世紀;其中又以十七世紀為黃金時代。

  佛蘭德斯的藝術跟同期荷蘭獨立後那種為新興資產階級服務的藝術不一樣;它仍然處於西班牙封建專制和天主教會勢力的控制之下,主要為宮廷貴族、富商和耶穌會服務;這類人物對藝術的要求促使佛蘭德斯繪畫具有追求富麗堂皇的裝飾風格。佛蘭德斯藝術中,最引人注目的為繪畫,其次是建築,最後才是雕塑。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首推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

畫家: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 1577 ~ 1640

  魯本斯是巴洛克時期的代表人物,更是法蘭德斯畫派的核心人物。魯本斯因為有外交官的身分,得以周遊列國,依靠臨摹吸收了各國藝術大師卓越的才華,精通各類繪畫的技法,其中又受米開朗基羅、威尼斯畫派和卡拉瓦喬的影響最大。這可以從魯本斯豐腴的人物造型、熱情飽滿的色彩、充滿戲劇性的構圖看出來。他又將這些元素跟佛蘭德斯民族美術傳統結合,加以發展,形成了自己的畫風,作品表達了對人生和自然的歌頌。

  魯本斯有一幅畫《愛的花園》﹝The Garden of Love﹞充滿肉慾的調戲畫面,它曾經被懸掛在菲利普四世的寢宮中。這幅畫的主題屬於文藝復興風格:戀人出現在一個庭院中,經常伴隨著道德警訊或象徵。這幅畫作是從文藝復興到十八世紀之間華鐸﹝Jean-Antoine Watteau等畫家類似主題轉變的重要連接。


愛的花園
﹝The Garden of Love﹞

1632 ~ 1634 年

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之作品

油彩.畫布,198 x 283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西班牙

  下面這幅《自畫像》﹝Self-portrait﹞ 是魯本斯最後一幅自畫像,它遵循十六世紀威尼斯畫派的風格,在色調運用上下了一番功夫。畫中的魯本斯,裝著盛重,身上並且佩著象徵爵位的佩劍。他氣宇軒昂,容止閒雅,流露出自信及滿足神情。即使右手戴著手套,提醒著觀者他晚年手部痛風而不得不拋棄畫筆的無奈。


自畫像
﹝Self-portrait﹞

1638 ~ 1639 年

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之作品

油彩.畫布,109.5 x 85 公分

藝術史博物館,維也納,奧地利



畫家: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 1599 ~ 1641

  在魯本斯眾多的追隨者與助手中,范戴克是最出色的一個。他畫宗教畫,也畫神話題材,但其藝術才能主要表現在肖像畫方面。後來在英國當宮廷畫家,其肖像畫對對十八、十九世紀的英國肖像畫產生過重要影響。作品特色在於優雅的形象,及纖細之感,帶有幾分感傷的風格。

  1632 年,他倫敦到定居,並成為英王查理一世﹝King Charles I﹞喜愛的畫師,范戴克繪製了許多查理一世的畫像,這幅《英王查理一世狩獵》﹝Charles I: King of England at the Hunt﹞就是一例,而且是范戴克相當有名的一件作品。畫風典雅、嚴謹,身著獵裝的國王站在野外的形象,莊重中混合著淡淡的憂鬱情調。范戴克為英國貴族留下的大量肖像畫,影響過英國畫壇,成為不少英國畫家仿效的對象。


英王查理一世狩獵
﹝Charles I: King of England at the Hunt ﹞

1635 年

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之作品

油彩.畫布,266 x 207 公分

羅浮宮,巴黎,法國

  《參孫和達利拉》﹝Samson and Delilah﹞ 這幅畫是關於舊約中猶太英雄參孫的故事。參孫的愛人在他睡著時剪掉他的頭髮,藉以使他失去他的超人力量並讓他無力反擊。在這幅畫中,范戴克在探索一種略帶憂鬱的表現方法,採用鮮艷的色彩,這樣的配色方式使黃色放射出金色的光芒、紅色宛如烈火、膚色則有了新的透明度。


參孫和達利拉
﹝Samson and Delilah﹞

1628 ~ 1630 年

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之作品

油彩.畫布,146 x 254 公分

藝術史博物館,維也納,奧地利




  《英國與法國的巴洛克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