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洛可可藝術》




  十八世紀初,巴洛克雖然繼續在歐洲各地流行,但同時則有一種用色清淡甜美,充滿了幽雅華麗感覺的「洛可可」﹝Rococo﹞的藝術風格在法國產生並逐漸盛行。由於當時人們對路易十四的嚴肅風格失去興趣,改而追求實用親切的空間,因此許多洛可可的繪畫是以風俗畫為主。

  洛可可風格雖保有巴洛克風格之綜合特性,卻去除了以往藝術的儀式性與宗教性,改以輕快、奔放、易親近和日常性取代王權思想與宗教信仰的氣息,藉以強調精美柔軟的氣氛,又大量使用光線,表現出一種裝飾性風格。

  從形式上看,洛可可繪畫將巴洛克式的陰暗色調改為輕量的色彩,以突出藍綠等亮色調,使銀灰色顯得不那麼冷峻,並突出粉紅、紅色和淡紫色的層次變化。線條則類似建築物和裝飾的線條,呈現連續彎曲的曲線,成為隨意但又精緻的整體。

  洛可可藝術流傳區域不廣,到了十八世紀中葉就逐漸衰微,而為新古典主義所取代。 當時各國重要畫家包括:法國的華鐸﹝Jean-Antoine Watteau﹞、夏丹Jean Baptiste Simeon Chardin﹞、布雪﹝Francois Boucher﹞、福拉哥納爾﹝Jean-Honore Fragonard﹞等 ;義大利的提也波洛﹝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英國的霍加斯﹝William Hogarth﹞、雷諾茲﹝Sir Joshua Reynolds﹞、根茲巴羅﹝Thomas Gainsborough﹞等。

畫家:華鐸Jean-Antoine Watteau, 1684 ~ 1721

  華鐸曾經當過舞台美術家的助手,情境化的舞台給了他許多靈感,所以他經常描繪演員的生活,構圖方式也吸收自舞台設計。除了戲劇生活,他還常畫紈褲子弟的風花雪月,筆下的人物生活光鮮浮華,很得貴族青睞。華鐸因肺病只活了 37 歲,但他留下的大批素描、速寫和草圖,對後來印象派畫家的素描技巧影響很大。

  華鐸晚期的畫作顯示他的畫風變得較具現實感。在幾張相當小的作品之後他畫下了《丑角吉爾》﹝Gilles﹞這幅畫作,總結了他一生遺世獨立以及局外人的感覺。雖然這不是他的自畫像,但是自比是畫中人的傾向非常強烈,因而增加了傷感效果。

  這幅畫的背景有一群演員在笑著,還有一人拖著一頭驢,華鐸故意將畫的主體擺在小丑胸前的裝飾和衣服上。月亮形狀的帽子包圍一張生動但是莊嚴的面孔,他缺乏動作,明顯與背景聒噪活潑的面孔呈現強烈對比,與群體完全分離。丑角看來無所事事,其他人則非常活躍,他一點笑容也沒有,而他們興致盎然。一個獨立的個體嵌入一個不屬於他的團體。很難不認為華鐸想表達的是他的個人自覺。

丑角吉爾
﹝Gilles﹞

1718 ~ 1720 年

華鐸﹝Jean-Antoine Watteau﹞之作品

油彩.畫布,184.5 x 149.5 公分

羅浮宮,巴黎,法國

  華鐸以優美的筆觸和瑰麗的色彩描繪即將崩潰的享樂世界。他的畫總是帶著一種淡淡的哀愁,讓人覺得既有歡樂又有無限的愁悵迷茫。他的畫是沒落貴族生活的真實寫照,這也是其藝術的價值之所在。

畫家:夏丹Jean Baptiste Simeon Chardin, 1699 ~ 1779

  夏丹可以說是繪畫史上最擅長畫靜物的畫家。他喜歡以靜物和家庭內部為主題描繪巴黎中產階級簡單和普通的生活,這與當時的藝術主流形成強烈對比。他留下的素描作品對後世也有巨大影響。晚年當他的眼力開始退化,他轉向了粉彩,當時未受賞識,如今這些粉彩畫現在被高度重視。

  《鰩魚》﹝The Ray﹞這幅畫是夏丹代表作之一,也是最早的成名作,使他成功的以三十三歲的青年之姿成為皇家藝術學院成員。廚房中柴米油鹽醬醋茶是夏丹喜歡的題材,在《鰩魚》中,夏丹以其一貫冷靜的筆法呈現了生活中真實平凡的一面,血腥的鰩魚閃閃發光,乍看時頗令人震撼,但是一旁齜牙咧嘴曲背的貓,又讓人莞爾一笑,與此同時,也增加了畫面的動感。

鰩魚
﹝The Ray﹞

1728 年

夏丹﹝Jean Baptiste Simeon Chardin﹞之作品

油彩.畫布,115 x 146 公分

羅浮宮,巴黎,法國

  夏丹與許多二十世紀抽象派畫家不同,他從不放棄透過表象,去追求「純粹的形式」,或著可以說,他所要採用的是不受主題影響的形式。

畫家:布雪Francois Boucher, l703 ~ 1770

  布雪跟同時代的夏丹在繪畫上有南轅北轍的選擇,夏丹的畫簡單樸實,而布雪則是最典型的洛可可畫家。他將洛可可的逸樂之美發揮的淋漓盡致,筆法細膩,色彩明快豔麗,人物嬌媚,情感充滿煽動性,有著明顯的享樂主義特色。儘管常常受到衛道人士的攻擊,他卻仍然堅持自己的畫風。

  《龐畢度夫人﹝Portrait of Marquise de Pompadour﹞畫中的女子乃路易十五的寵妃,是知性與教養兼備的女性。右邊几上的信封和封臘以及左下方的樂譜版畫和素描,都象徵著她文藝保護者的形象。

龐畢度夫人
﹝Portrait of Marquise de Pompadour﹞

1568 年

布雪﹝Francois Boucher﹞之作品

油彩.畫布,201 x 157 公分

古代美術館,慕尼黑,德國

  布雪生前由於拘泥色彩,過於經營而頗受非議。若以藝術家的身份來評論布雪,則他顯然犯了膚淺、花俏的過失;若以裝飾家的身份來論他的成就,那麼無疑的,他是具備多樣的才能和傑出的手法,以及與時代風氣相諧和的愉悅、耽樂的心境。

畫家:福拉哥納爾Jean-Honore Fragonard, 1732 ~ 1806

  福拉哥納爾是一位色彩方面的天才,能夠捕捉當代生動活躍的精神,他的精采創作為後世留下了很多不朽的形象。他對女人的美有特別強烈的感受,也善於表現由親切的家庭氣氛、閒適的田園環境以及孩童的稚氣所構成的世界。他以純潔的眼光來看待這些人事物。

  《鞦韆》﹝The Swing﹞是福拉哥納爾最為人所知的作品之一。畫面中央,少婦正將一隻鞋子踢出、裙子為風所鼓滿,而右邊是一位年長的男子拉著鞦韆的繩子,左邊一位青年跌坐在藏匿的花叢間。一前一後還有兩尊雕像目擊著這勾引、調情的情境。

鞦韆
﹝The Swing﹞

1767 年

福拉哥納爾﹝Jean-Honore Fragonard﹞之作品

油彩.畫布,115 x 146 公分

華萊士收藏室,倫敦,英國

  福拉哥納爾還是一位特殊的革新家,他那種注重想法、草圖和個人感受的習慣,一度被認為是他的侷限,後來卻成為他對現代藝術自由創作原則的貢獻。

畫家:提也波洛﹝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1696 ~ 1770﹞

  義大利的畫家提也波洛是最後一位重要的威尼斯派裝飾畫家,也是義大利洛可可最純粹的詮釋者。

  提也波洛具有靈活的創造性,技法也十分巧妙。他發展了純繪畫,這種繪畫透過準確的著色以使形象具有超自然、陽光般明亮的效果。他在進行創作的時候,將建立在十七世紀裝飾畫幻覺主義理想基礎的一些規則丟到一旁,豪不掩飾他想像的形象是虛構的。他使用了大膽的透視和令人驚奇的縮景手法,使空間顯得無限遙遠,富有幻想趣味。

天使救助夏甲
﹝The Angel Succouring Hagar﹞
1732 年

提也波洛﹝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之作品

油彩.畫布,140 x 120 公分

聖洛可學院,威尼斯,義大利

  在《天使救助夏甲》﹝The Angel Succouring Hagar﹞這幅畫的前景是夏甲即將渴死的兒子,畫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天使與夏甲的對話姿態,給人一種緊密感。整個構圖的氣氛流露出一種憐憫心,這種憐憫心見諸人物的對話和臉部的表情,特別是畫面中,清楚坦率的感情交流,這一切都向我們揭示出人物姿態與內在的情緒。

  而色彩,甚至在對物體儀表的造型探索上,也都是絢爛明亮的,從而確定了提也波洛的藝術令人激動的原因,他用明快的色調與赭石色、深棕色相互調配,這些顏色在夏甲的藍袍,和灰藍色天空的襯托之下顯得而更加醒目。

畫家:霍加斯 ﹝William Hogarth, 1697 ~ 1764﹞

  英國畫家霍加斯對所處的時代有著深刻的認識,並且對惡習和腐敗毫不留情的予以痛斥。他以尖銳的諷刺畫直接抨擊英國貴族,同時也沒有放過資產階級和大眾階層。明確表示要負起教育的責任。他是英國風俗畫的奠基人,這種性質的繪畫在他之前很少見。這些作品揭露了當時英國社會的腐敗,描繪了富人的的乖癖與窮人的苦痛。


流行婚姻:結婚過後
﹝Marriage a la Mode﹞
1774 年

霍加斯﹝William Hogarth﹞之作品

油彩.畫布,68.5 x 89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英國

  《流行婚姻﹝Marriage a la Mode﹞系列組畫是由六幅畫作所組成的:婚約、結婚過候、訪庸醫、伯爵夫人的早起、伯爵之死和伯爵夫人之死。霍加斯通過這六幅畫,譴責在功利主義的前題下結合的婚姻。組畫中的第二幅《結婚過後﹝Shortly after the Marriage﹞是描繪家庭內部的生活情節,並刻畫著婚姻的真理:沒有愛情就不可能有正常的家庭生活。

畫家:雷諾茲 ﹝Sir Joshua Reynolds, l723 ~ 1792﹞

  雷諾茲是一位富有個性的藝術家,除了繪畫以外,在文學和教育方面也很活躍,他是十八世紀下半葉英國藝術革新運動的推動者和主角之一。這一革新運動使英國擺脫了荷蘭和法蘭德斯藝術的強大影響,而形成英國自己的繪畫流派。也使這位想進行改革運動的藝術家,首先在肖像畫方面取得成效。

卡洛琳•霍華德小姐
﹝Lady Caroline Howard﹞
1778 年

雷諾茲﹝Sir Joshua Reynolds﹞之作品

油彩.畫布,143 x 113 公分

國家畫廊,華盛頓特區,美國

  雷諾茲的作品充分表現貴族的威嚴氣度,但有時太多愁善感,這在他處理有關童年主題時尤其明顯;不過一但捕捉到童稚的清新氣息,則又極其動人。以這幅肖像畫為例,玫瑰花叢和人物的純真氣息雖略帶淒清,卻不是大聲疾呼的那種,其含蓄的表現使人得以好好觀賞這位沉靜的玫瑰少女。

  對雷諾茲來說,美術不但是手工的,也是涵養的產物,而後者的基礎主要在於拉斐爾、科雷吉歐、范.戴克等藝術家的古典傳統。雷諾茲屬於英國上流社會的權威畫家,他使神話及歷史的世界復活於筆下的模特兒之中。

畫家:根茲巴羅 ﹝Thomas Gainsborough, 1727 ~ 1788﹞

  根茲巴羅對十八世紀英國肖像畫的蓬勃發展有決定性的貢獻。他在畫作中突出高雅有力的人物形象,以令人折服的色調在加上令人心曠神怡的風景,使人物形象更加出色。除了技藝精湛以外,他的作品所透露出的強烈情感色彩也使他在英國繪畫史上佔據了絕對的地位。

清晨漫步﹝The Morning Walk﹞ 這幅畫把人物和景致交融一起,筆法明快,色彩和諧,頗富詩情畫意。背景那種霧濛濛、瞬息萬變的氣氛、人物的悠閒自在以及閒適都充滿了魅力和對美的迷戀,這幅畫顯然美化了被畫者,洋溢著對青春和夫妻間感情的讚賞意味。

清晨漫步
﹝The Morning Walk﹞
1785 年

根茲巴羅﹝Thomas Gainsborough﹞之作品

油彩.畫布,236 x 179 公分

國基畫廊,倫敦,英國

  在西洋繪畫史上,根茲巴羅的繪畫方式混合了經驗主義與想像力,而且通常會避開當時學院派理智主義的表現方式。和他的對手雷諾茲比起來,他雖然對英國肖像畫的影響較小,但他對英國日後風俗畫及風景畫所造成的影響,是無庸置疑的。


  《新古典主義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