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新古典主義藝術》




  1750 年代,法國、德國及英國幾乎同時展開對巴洛克、洛可可所表現出的享樂與放縱性感到反感,其動機雖然多樣而複雜,但是扮演關鍵角色的卻是「啟蒙運動」。

  啟蒙運動的產生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受到十八世紀前半,從龐貝古城的發掘,人們掀起一股對出土文物模仿的熱潮,深受希臘古典藝術中的理性,和簡樸風格所吸引,於是表現在工藝品、版畫與繪畫當中。另一方面是受到一位德國思想家溫克爾曼的﹝Johann Joachim Winckelmann﹞影響。他寫了一本名為《希臘美術模仿論》﹝Thoughts on the Imitation of Greek Works in Painting and Sculpture﹞的書,強調希臘藝術是最完美的形式表現。

  啟蒙時期的知識份子,對洛可可藝術和當時路易皇朝頹廢的生活形態極度不滿。他們主張邏輯、清晰、單純與道德。對古希臘羅馬時期的藝術緬懷復古之情,希望回返到當時的美學。

  歐洲藝術在這樣的時空環境之下,形成了新古典主義﹝Neoclassicism﹞。新古典主義藝術的構圖多呈靜態,均衡嚴謹;畫面精密細膩,色彩趨於冷調;題材因為說教與鑑往知來的需要,多半取材自古代歷史中的英勇故事。

  新古典主義的表現形式雖然模仿了希臘羅馬的古典規則,但是在技術上又以文藝復興後的素描為基準,它所強調的復古精神並非直接模仿古物,而是仿效他們在美感上的本質。因此在藝術上,新古典主義傾向於表現性而非想像性。在建築方面,美國國會大廈即為﹝United States Capitol﹞一個很明顯的例子。

  新古典主義的主要藝術家包括是法國畫家大衛﹝Jacques-Louis David﹞、他的弟子安格爾﹝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以及義大利雕塑家卡諾瓦﹝Antonio Canova﹞。

偉大的建築:美國國會大廈United States Capitol

  美國國會大廈是美國國會的辦公大樓,坐落於首都華盛頓市中心一處海拔 83 英尺高的高地上。1793 年,美國首任總統喬治•華盛頓親自為它奠基,採用的是國會大廈設計競賽的第一名獲得者、著名設計師威廉•桑頓的設計藍圖,於 1800 年落成並開始使用。1814 年英美第二次戰爭時,英國軍隊曾將它付之一炬,1819 年又重新修建直到 1867 年再次落成,以後又經不斷修繕擴建,才達到目前的規模。

  從遠處望去,國會大廈是一座巨柱環立的建築物,中間是皇冠形的圓頂式大樓,在華盛頓市內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國會大廈的雄姿。國會大廈是華盛頓的中心點,佔據著全市最高的地勢,同時又是華盛頓最美麗、最壯觀的建築。美國人把它看做是民有、民治、民享政權的最高象徵。

美國國會大廈
﹝United States Capitol﹞

1793 ~ 1830 年

建築師:桑頓、拉特羅布、布爾芬奇﹝William Thornton, Benjamin Henry Latrobe, Charles Bulfinch﹞

華盛頓市﹝Washington, D.C.﹞,美國



畫家:大衛Jacques-Louis David, 1684 ~ 1721

  大衛是布雪﹝Boucher﹞的遠親,他於 1775 年到羅馬學畫,一直待到 1781 年才返回法國。為了擁護新古典主義﹝Neoclassicism﹞,他毅然而然放棄了布雪的洛可可畫風,改採卡拉瓦喬式的強烈明暗對照法﹝chiaroscuro﹞,於是以他為代表的新古典主義藝術隨之興起。

  1789 年法國發生了大革命,在革命前夕,大衛創作了《荷瑞斯兄弟之誓》﹝The Oath of the Horatii﹞ ,儘管形式是古典的,題材是歷史的,但是這幅畫卻有新的時代含意,鼓舞人們為自由而奮鬥。

  《荷瑞斯兄弟之誓》這幅畫,包含了大衛和新古典主義繪畫的所有要素:首先是通過藝術來教育民眾;其次是藉由人物表情和動作來表現「善行美德」。除此之外,還有一種企圖是用嚴肅、陽剛之氣的藝術力量,來反對當時那種被「天恩」所高抬,用情慾的色調表現纖弱感情的時髦藝術。

  在這幅畫中,大衛傳達了荷瑞斯三兄弟的故事,他們在老父面前宣誓捍衛羅馬的前途,反對鄰國阿勒伯的居里亞斯之侵略。在暗色色調的背景之下,襯托出金黃色、紅色和黑色。大衛巧妙地使用了這些顏色,以造成一種強烈的戲劇效果。舞臺上充滿了緊張的氣氛,表現在面部的表情以及堅定的男人和被擱置一旁的女人之間的對比。

荷瑞斯兄弟之誓
﹝The Oath of the Horatii﹞

1784 年

大衛﹝Jacques-Louis David﹞之作品

油彩.畫布,330 x 425 公分

羅浮宮,巴黎,法國

  在革命的年代,大衛更加意氣風發,他用不著像從前一般需要從歷史中找尋英雄形象做為繪畫的題材,因為在現實生活中就有很多活生生的英雄人物。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畫了《馬拉之死》﹝Death of Marat﹞這幅畫。

  1793 年 7 月 13 日,國民議會中最重要的成員之一馬拉﹝Marat﹞被一名貴族所害,為了讓這位議員永垂不朽,議會就委託大衛為他作畫,作為對同僚的紀念和彰顯對正義維護的使命,由於這幅畫採用寫實光線的明暗對比畫法,使人產生深切的感情而顯得更為真實。


馬拉之死
﹝Death of Marat﹞

1793 年

大衛﹝Jacques-Louis David﹞之作品

油彩.畫布,162 x l25 公分

皇家美術館,布魯塞爾,比利時

  藝評家波特萊爾在他的《藝術筆記》中是這樣描述和評論這幅畫的:「聖潔的瑪拉一隻手臂垂在浴盆外面,無血的手還握著筆,胸口有褻瀆神明的創傷,他剛剛咽氣。在綠絨布上的另一隻手,正拿著一封信:『公民們!你們的慈善導致我最大的不幸』。浴盆裡的水染紅了,肩上是斑斑血跡,地板上有一把沾滿鮮血的廚刀;在一個木板搭的小桌一個記者隨時用來書寫的工作桌上可以看到這樣一行字『獻給瑪拉─大衛』。所有這些細節就像巴爾札克的小說一樣是屬於歷史的、真實的。這畫活似一齣戲,充滿了陰森、恐怖的活生生的戲,這種奇蹟使這幅畫成為大衛的傑出作品,毫無平庸和低俗的味道。」

  大衛的藝術,融合了各種不同的風格。從年輕時嚴肅的新古典主義,至拿破崙時代所採用的威尼斯派的色彩及光線都可以在他的作品中看到。然而,從他當時及稍後以古典主題為題材的作品中,又看到他對素描及刻板的古物研究之重視,這種現象跟他所採用的威尼斯派的風格又截然不同。他的肖像畫構圖不僅嚴謹,而且非常寫實。後來,在他的古典主題中,卻又流露出日趨甜潤的畫風。

畫家:安格爾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 1780 ~ 1867

  大衛的弟子安格爾是一位擅長於歷史畫、人像畫及風俗畫的法國畫家。他反對浪漫主義,被視為是十九世紀對抗浪漫主義運動的新古典主義的先鋒。不過安格爾跟大衛不同的地方是,他沒有大衛那種革命的激情,他對波旁王朝和七月王朝並不反感。

  安格爾善於把握古典藝術的造型美,他的作畫風格簡煉而單純,每幅畫都力求做到構圖嚴謹、色彩單純、形象典雅。他追求一種純潔而淡雅的美感,並以希臘的古典藝術和拉斐爾的作品為他心目中最高的理想。安格爾精於觀察,從《浴女﹝La Bagnante di Valpincon﹞這幅畫中可以看到他圓潤流暢的線條和扎實的素描功夫。

浴女
La Bagnante di Valpincon

1832 年

安格爾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之作品

油彩.畫布,146 x 97.5 公分

羅浮宮,巴黎,法國

  《浴女》在形式、光線、線條和色彩的運用上,都依照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畫家的筆法,尤其在構圖方面堪稱楷模。這幅畫的左面是由一條棕綠色的厚厚幔帳構成的垂直平面,然後是透明的空間,這裸體的女人就「沈浸」在這空間當中,並且以一件纏繞在左臂上的布結緊緊地與臥榻聯繫在一起。她沐俗後所散發的力量,表現在光線裡的人物姿勢,然而光線卻又沖淡了肌膚的色彩,卻把力量都放到她臥榻上的那一堆柔軟潔白的床被上去,從而使人產生肉感的遐想。

  在《路易—法蘭斯瓦.伯坦像﹝Louis-Francois Bertin﹞ 這幅畫中,安格爾則省略了一切裝飾。畫中人物蓬亂的頭髮、高聳的眉毛、堅毅的嘴角,充分展現出伯坦這位充滿鬥志的傳奇人物的特徵。


路易—法蘭斯瓦.伯坦像
﹝Louis-Francois Bertin﹞

1832 年

安格爾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之作品

油彩.畫布,116 x 95 公分

羅浮宮,巴黎,法國

  雖然安格爾年輕時幾乎依靠畫]]肖像畫維生,但成名後他便想與肖像畫斷絕關係,因為他認為肖像畫花去他太多時間,使他沒有多餘時間完成更偉大的作品。然而有時他還是不得不屈服於壓力,接受委託,因此從 1845 年到 1853 年期間所畫下的五件肖像畫作,便成為他成熟時期的傑作。《羅思柴爾德男爵夫人像La Baronessa Rothschild﹞這幅畫便是其中的一幅。

羅思柴爾德男爵夫人像
﹝La Baronessa Rothschild﹞

1844 ~ 1848 年

安格爾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之作品

油彩.畫布,142 x 101.5 公分

私人收藏,巴黎,法國

  這些肖像畫中的人物均穿著舞會盛裝,在家中等候外出或正在交談。人物週遭富麗堂皇的家具和奢華的衣著在一片寂靜、肅穆的場景前面顯得非常耀眼,當然,更與極端穩靜的模特兒形成鮮活的對比。

  安格爾在處理這幅畫時,據說是取法於霍爾班﹝Hans Holbein﹞在觀察事物上的細致入微和對人物心理的盡情描繪,同時也取法於他在處理細節上的豐富多彩的手法時,沒有忘記在形式上和色彩上顧全整體畫面的安排。安格爾在這幅畫像中所表現出的真實性和寫實性,曾被形容為像「外科醫生一樣的嚴酷」。

雕刻家:卡諾瓦Antonio Canova, 1757 ~ 1822

  十八世紀末期,洛可可的風格頗為流行,但隨著繪畫的演變,新古典主義的風格不久就成為雕刻的主要趨勢,並以希臘、羅馬雕刻作為發展的基礎,其中最著名者的雕刻家為卡諾瓦﹝Antonio Canova﹞。

  卡諾瓦來自威尼斯,是新古典主義盛期雕刻的代表。由於當時人們對於古典文物的懷古幽情,對於大理石材的雕刻特別喜好因此他在這時充分發揮了他的才華,雕出很多大理石作品。

  卡諾瓦的作品端莊秀雅,大理石材在他的手中發出光輝燦爛的效果,同時展現純淨潔白與風情萬種的本色。卡諾瓦的創作盛期一直延續到十九世紀初期。

  《手持默都沙頭顱的柏修斯﹝Perseus with the Head of Medusa﹞是卡諾瓦的名作之一。在希臘神話中,任何人看到蛇髮女妖默都沙一眼就會化成石頭,然而柏修斯卻以勝利者的姿態,手臂高舉著他所砍下來的默都沙頭顱。由於這座雕像所呈現的莊嚴高貴以及蓬勃換發的抒情詩意,使它不容置疑的成為卡諾瓦那時代雕刻藝術的標竿。


手持默都沙頭顱的柏修斯
﹝Perseus with the Head of Medusa

1804 ~ 1806 年

卡諾瓦Antonio Canova﹞之作品

大理石,高 217 公分

大都會美術館,紐約,美國

  《塞姬接收愛之吻﹝Psyche revived by the kiss of Love﹞這件雕刻作品也是卡諾瓦的代表作之一,雕刻家描述神話中的情節,丘比特和賽姬的傳奇:丘比特的吻使他垂危的愛人復活。這個作品建立在光滑富韻律感的線條、和諧的形象和優美的姿態之上,製造出唯美的氣氛。


塞姬接收愛之吻
﹝Psyche revived by the kiss of Love

1793年

卡諾瓦Antonio Canova﹞之作品

大理石,高 155 公分

羅浮宮,巴黎﹝Paris﹞,法國

  總而言之,新古典主義有著對古典世界一廂情願的嚮往,試圖藉由藝術把現實提升為古典的理想,但是因為它過於嚴格的技法,使藝術創作缺少人性與自發性的創造,也較少激情。


 《浪漫主義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