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ual Literacy

視覺藝術欣賞與評析

緒 論

﹝第 2 講﹞《視覺過程》




  由於本課程所討論的藝術是界定在視覺藝術的範疇之內,因此藝術欣賞的定義是觀賞者透過一件具有具體媒介的藝術作品,與藝術家對於美的意象進行接觸,進而產生共鳴,分享美感經驗的過程。

  一件令人賞心悅目的藝術品並非一定要放在美術館堙A它也可以當成我們生活中的用品之一。在日常生活裡,視覺藝術是很重要的一部分,無論是我們穿的衣服、坐的椅子、或是進食的餐盤,都是經過設計師透過物品的視覺形式,用心呈現他們創作理念的結果。由於這些物品與人的生活息息相關,設計師的視覺素養除了會影響他們的作品品質之外,也會影響觀賞或使用這些物品的人的生活品質。

  欣賞視覺藝術的過程,無論對觀賞者或是藝術家來說,都需要經過眼睛的「」﹝look﹞與「」﹝see﹞,後者對於藝術家來說,尤其至為重要。

看與見

  藝術家對於不同的藝術創作,呈現創作理念的方式各有不同。譬如一位室內設計師在以壁紙裝飾牆壁時要考慮壁紙的材質和膠水的黏度,一位陶藝家卻要了解黏土的土質,這些藝術雖然都有其特殊的問題,但它們之間往往也可以找出某種統一的性質,這種統一性使一個藝術家能夠同時從事好幾種藝術創作活動。如果要想到有什麼能夠限制藝術家創作表現的能力,除了他自身的知識和技術之外,只有他用眼睛工作的能力。

  能夠用眼睛來工作用較學術性的術語來說就是視覺感性﹝visual sensitivity﹞,它並不是人類天賦的才能。換言之,人類並不是生來就知道如何「看見」,對於想要欣賞藝術品的觀賞者、想要創作藝術品的藝術家和想要鑑賞藝術品的批評家來說,「看見」不只是「」﹝look﹞而已,它需要達到「」﹝see﹞的程度。

  到底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忙我們增進視覺感性?首先我們必須學習如何「看見」。「看」只意味在某個程度以內我們能用眼睛,使我們不被汽車撞倒,能讀懂報紙上的新聞,以及能看電視自娛而已。習慣說國語的我們,無論在家庭堜徆ヴ掑丑A都能藉著一個適當的訓練與學習過程而學會說英語,但是對於種種視覺藝術,我們卻難得經歷這種同樣的學習過程。學習視覺感性的能力,也和學習說英語一樣,需要經過一套正確的訓練或學習過程。


台灣大學舊總圖書館正門
台灣大學學生經常都走過它前面,你若身為台大的學生,「看」到什麼?「見」到什麼?又有什麼感想?

  在一般生活裡,人們經常「看」而「不見」,譬如台灣大學的學生走過舊總圖書館時,多少都會對它看上一眼,但若透過照片來看它的大門,似乎就變得很陌生了。一般人經過這裡,好少會注意到照片中被歲月逐漸風化的拱門柱子有,但是在照片中,拱門柱子卻是那麼搶眼。

  在家裡,我們一定能夠一一指述屋內的物品,但卻很少人能夠描繪其中一張沙發的腳或一把椅子的把臂的形狀,也往往弄不清礎地板的顏色。但是如果我們用心去「見」就不一樣了,我們首先要把眼和心連在一起,詳細觀察房內的沙發,察覺它的形狀,觀察它的腳是怎樣與坐的地方連在一起,接著再審察這張沙發什麼地方有雕刻裝飾。所以「看」和「見」不同之處,就好比嬰孩牙牙學語時最初是用看的,而成年人學習新的語言需要用心分析句子和語法。

  在學習如何「見」這件事上,我們不能僅靠閱讀,而必須透過實踐的過程,才能學到「見」到周圍的事物。實際上所謂學習如何「見」,就是增加我們對於各種視覺形式的經驗;而經驗的形成,有賴於繼續不斷地與周遭的無數事物保持新鮮的接觸。我們若僅依賴權威的見地去「見」,也就是透過一位批評者的眼睛去「見」,絕對不能學到能讓自己滿足的經驗。唯有從切身的體驗過程,才能汲取到對自己有用的經驗和知識,使我們能夠在視覺意象的世界中怡然自得。

芝加哥藝術學院博物館﹝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有人喜歡一個人獨自安靜地參觀;有人喜歡和好朋友一起參觀隨時分享經驗,他們都在充實「見」到事物的能力。

  觀賞者訓練自己如何去「見」,與藝術家訓練自己如何去創作並無不同。藝術家也許天生比較機巧,比較容易獲得這種能力,但是他也必須經常不斷地對週遭審視觀察,不斷增進培養自身對於週遭種種視覺形式的經驗。我們經常看到藝術家一有空就拿出速寫本畫畫,事實上,他就在訓練自己的審視能力。

  當我們看到二十世紀立體派畫家畢卡索﹝Pablo Picasso﹞所畫的《綠椅上的施薇特》﹝Portrait of Sylvette David in a Green Armchair﹞,他能用明快的線條,鉤畫出一位個性堅強的少女,我們必須知道這種能耐並不是畢卡索得天獨厚的,而是他在完成這幅作品之前,已經詳細觀察這位少女,細膩地了解其形、色、光澤或體積的種種特性,學到如何去﹝見﹞她,並且分別依序畫了三張鉛筆草圖,作為最後座品的創作基礎。

畢卡索於 1954 年在畫《綠椅上的施薇特》﹝Portrait of Sylvette David in a Green Armchair﹞之前,分別依序畫了三張草圖。藝術家完成一件作品之前,通常都會畫很多草圖,以視覺呈現的方式來檢驗自己的創作理念。


視覺過程

  在學習如何「見」的過程裡,首先要體認視覺三元素:線條、色彩與材質對於視覺經驗所作的特殊貢獻。在法國近代畫壇中,後期印象派三位大師中,賽尚﹝Paul Cezanne﹞對於線條十分敏感,高更﹝Paul Gauguin﹞著重在對色彩的運用,至於梵谷的作品到了後期,經常直接將油彩厚塗在畫布上,以質感反映出他內心的火焰。他們分別認為線條、色彩與材質是幫助他們表達個人觀念的必要視覺元素。因此為了能夠參與這三位畫家創作時的視覺過程,分享其視覺經驗,即使只想當他們作品的觀賞者,也必須學會體認這些元素。

  為了進一步了解線條在視覺過程中的作用,我們舉一件古埃及的魚形玻璃器皿為例加以說明。


古埃及的魚形玻璃器皿,1500 ~ 1200 B.C.

  首先我們發覺主要吸引眼睛的是那些構成玻璃器皿的裝飾線條。眼睛在接觸這些線條時趨隨著線條的方向與韻律而移動,這情形就像我們的眼睛再看這篇文章時是趨隨著字行而移進一樣。由此見得,當藝術家在畫下一條線時,他就是在提供一條視覺路徑,促使觀賞者的眼睛順著它遊歷。

  基本上,在觀賞這件古埃及的玻璃器皿時,我們的眼睛趨隨著玻璃器皿表面的波狀圖案時,經歷了一系列水平與垂直波狀的運動。由於這些運動的規則性建立了一種視覺形式,接著我們很快地就能意識到這些線條的特質。如果這個形式是無限繼續的,我們的眼睛就會疲倦,並且對這些線條失去興趣,我們就會把這些線條說成是單調的。

  人的眼睛是很敏感,能夠感受到一條線上運動的最細微變化。所以,一條線不僅能引著我們的眼睛去運動,甚至還能引起觀賞者的一種特殊情感。舉例來說,我們對這只玻璃器皿上的線條構成不會覺得單調無趣,主要原因是這些線條都不盡相同。我們如果要更仔細描述這些線條的特質,就必須把那些在魚身上的線條與在魚尾上的線條分開來看。魚身上的線條為眼睛提供一道鉅齒狀的路徑,它與魚尾上所呈現的發散式的路徑正好成一對照。

  從生理上來看,要我們的眼睛趨隨魚尾上發散的線條比較容易,因為這些線條只進行一種緩慢的曲折運動。反之,要趨隨魚身上有許多銳角的線條比較困難,因為它們十分有力而活潑地上下移動。相對之下,因此我們不妨用「快」與「慢」分別形容魚身上及魚尾上的線條。所以形容一條線的特質,都是依據我們的眼睛看到一條線時所經過的動作得來的。從這個簡單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出線條元素在視覺上是表現觀念或概念的一種十分有效的手段。

  如果我們所看到的不是像這只埃及瓶子上簡單的線條圖案,而是呈現許多不同結合方式的線條的一幅畫,譬如宋朝郭熙的《早春圖》,我們的反應就會變得更加精細,也比較近於我們所謂的情緒。

早春圖

1072 年

郭熙﹝Guo Xi﹞之作品

卷•絹本•設色,158.3 x 108.1 公分

故宮博物院,台北,台灣

  由於引起觀賞者看畫時產生特殊的情緒反應,不僅是因為各式的線條驅使眼睛產生複雜的動作,也因為這些線條,讓我們從記憶中聯想起在類似情形媢翵銗L感情或情緒的反應。所以在《早春圖》裡充分感受到畫中嚴寒蕭條的景色,因為郭熙大多使用短促的、銳角的、鉅齒狀的曲線,就像冰的結晶一樣銳利,我們要費些勁才能在畫中找到如宋朝畫家馬遠的《山徑春行》這幅畫中所呈現的長而平順的線條。


山徑春行
宋朝

馬遠﹝Ma Yuan﹞之作品

冊•絹本•設色畫,27.4 x 43.1 公分

故宮博物院,台北,台灣

  觀賞《山徑春行》時,我們得自《早春圖》中嚴冬氣候的肅殺感覺,被一種平和與幾乎寧靜的感情所替代。這種迥異的感受,雖然部分是因為馬遠所描繪的是一幅沒有冰雪的景色,但主要原因是這兩件作品所呈現的線條類型不同。《早春圖》中短促的、銳角的、鉅齒狀的曲線,到了《山徑春行》就轉變為較輕也較細長,它的線條在柔和曲線的運動中,較《早春圖》冬景中的急促線條,令我們的眼睛感到愉快。馬遠畫的山,不是鋸齒狀的,而是圓形的,他沒有用生硬或銳利的線條來破壞他一心想要描繪的寧靜。

  運用簡單的線條也可以畫出極其感人的表現,譬如畢卡索的素描《四個奔跑的女人》﹝Four fleeing women﹞就是由一種簡單的輪廓線完成,就如我們在紙上沿著手掌所描畫下來的手的輪廓一樣,它留下了眼睛觀察物體過程的一個記錄。


四個奔跑的女人
﹝Four fleeing women﹞

1931 年

畢卡索﹝Pablo Picasso﹞之作品

蝕刻•宣紙

舊金山美術館,舊金山﹝San Francisco﹞,美國

  總而言之,藝術家從他豐富的視覺經驗堙A了解到只要善用線條就能創造出各種表現的可能性。再透徹地說,藝術品是通過藝術家的視覺過程而創造出來的,因此藝術家也期待觀賞者能用同樣的方法一同欣賞他的作品。

從藝術中學習創意力

  藝術是一種能挑戰人的理智,煽動人的情感的東西。觀賞別人的藝術作品,會幫助一個人增進他的創意力與思考能力,找到各種表現手法來表達創作者的觀點和想法,同時也會幫助他更突顯已經很熟悉的美術工具和技法,進而發展出更好的創作藝術的方法。之後,若再透過實際的創作練習,檢驗新的藝術創作方式,那麼藉由觀察、體會與實踐的循環過程,每一個人一定都可以培養出觀察藝術品的能力。

  接下來的的創作練習,是讓你有機會立刻將你目前所學到的知識加以練習和運用。

創作練習

  以下這個練習是要訓練你的觀察能力。

  第一步:請你用鉛筆畫出一個你非常熟悉的東西,譬如你自己穿的鞋子,你一定要盡你所能地將這個物品畫好。

  第二步:接下來,請你想像自己變成一隻小蟲,從一個和前面練習不同的觀點,由下往上看同樣的鞋子,將鞋子畫出來。這隻蟲子眼中所看到的鞋子的的細節會是如何呢?請你比較比較一下這兩幅畫,那一張讓你覺得比較有趣?



 《線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