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講人:國立台灣大學戲劇系李賢輝副教授

13《早期基督教藝術》


  一般來說,所謂的「早期基督教藝術」是指從基督教誕生到西元五世紀後半所產生的整個東羅馬帝國與西羅馬帝國的基督教藝術。

  當羅馬帝國皇帝泰伯利亞斯〔Tiberius ,西元 14 ~ 37 年〕在位之時,耶穌基督在耶路撒冷被釘上十字架。雖然祂的殉道在羅馬並沒有引起重大的注意,但是追隨者卻繼續傳播祂的道理教義,並且遠播到羅馬,威脅到羅馬君主的勢力。

  在西元 64 年,羅馬發生了一場大火,尼祿皇帝〔Nero,西元 54 ~ 68 年〕把這場災難歸咎到基督教的身上,並把當時的基督教領袖保羅斬首。隨後的幾位皇帝對基督教有的抱持著包容的態度,有的則企圖把它剷除。到了西元 313 年, 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I ,西元 306 ~ 337 年〕頒布《米蘭詔書》﹝Edict of Milan﹞,實行宗教信仰自由,於是基督教開始了它與羅馬帝國政權的結合,並且徹底改變了往後歐洲文化的發展。

  由於羅馬帝國不斷衰敗,東部邊界又不斷受到外族人的騷擾,君士坦丁大帝在西元 330 年為了確保護帝國的安全,於是把首都從羅馬東移到希臘人的拜占庭,並改其名為君士坦丁堡,也就是現今土耳其的伊斯坦堡。


東羅馬帝國與西羅馬帝國的疆域

  這項遷都措施不僅延續了羅馬帝國的生命,更象徵了基督教的勢力擴展到了「東方」。自從遷都之後,西方的羅馬帝國卻頻頻遭到北方野蠻部落的侵略,民不聊生,到了西元 476 年便徹底滅亡了;相反地,東方的羅馬帝國在查士丁尼一世〔Justinian I,西元 527 ~ 556 年〕的統治下,卻發展成為一個強大的以基督教為精神力量的拜占庭帝國。

早期基督教的繪畫

  早期基督教的藝術可從當時的地下墓室〔Catacomb〕壁畫窺其面貌,這些壁畫除了是人類繪畫的遺產之外,也是當時基督教受羅馬暴君迫害的歷史見證。

聖卡利斯都地下墓室
﹝Catacomb of St. Callixtus﹞
西元二世紀

羅馬,義大利

  從西元二世紀到四世紀這段期間,羅馬皇帝視基督教為非法宗教,並逼害基督徒。當時許多基督教徒被迫逃往國外,而一些留在羅馬的基督徒則是往地下挖很深的隧道及墓室,以求繼續做禮拜和埋葬死去的基督徒,尤其是殉難的聖徒。為了祈求上帝保佑基督徒的安全,他們便在墓室內外畫滿了相關的壁畫。這些壁畫雖然仍就沿襲羅馬的風格,但題材上卻完全是基督教的故事。

  在羅馬的聖彼得與聖馬賽林努斯〔Saints Pietro and Marcellinus〕的地下墓室中的一個房間內,其天花板壁畫被分隔成幾個空間,與龐貝古城繪畫中的虛幻建築空間互相呼應。這些畫家也採用傳統的技法來表現一個新的象徵性題材,中間那個圓圈象徵著天穹,裡面畫有一個年輕的牧羊人,肩上有一隻羊,暗示著基督為世人犧牲,就像牧羊人為羊群捨命一般。

地下墓室天花板上壁畫
Painted Ceiling of Catacomb
西元四世紀

聖彼得與聖馬賽林努斯地下墓室〔the catacomb of Saints pietro and Marcellino〕,羅馬,義大利

  其他幾個半圓形內則描述聖徒約翰的生乎事蹟:左方表現他在船上撒網,右方則被一條巨鯨所吞噬。這些舊約《聖經》上的神蹟,在早期基督教藝術中極受歡迎。兩個半圓中間所站立的人體則分別代表了教會的長老,張開雙臂作祈禱狀,似乎在向神求助。這幅畫雖然粗糙,技術也不精湛,但它明顯代表了另一種新形式的藝術風格。

  另外,住在墓室附近的教徒,還會把自己的住宅變成了信徒集曾的場所,成為非正式的教堂。在這些房屋裡,教徒們也做了壁畫,其中最為典型的作品保存在幼發拉底河岸邊的杜拉•歐羅波斯〔Dura Europos〕的猶太教會堂裡。

亞當夏娃與善良的牧羊人
﹝Painting of the Good Shepherd and Adam and Eve﹞
約西元 230 年

猶太教會堂,杜拉•歐羅波斯〔Dura Europos〕,敘利亞

  基督教徒在死後都希望自己的靈魂能夠得到救贖,因此有很多地下墓室壁畫都以具有象徵意義的圖像來表現;同時為了混淆視聽,這時期的繪畫構圖也多採用同一時代異教徒的繪畫風格,所以早期基督教繪畫在動物或人物上欠缺自然的圓潤與動態的表現。值得一提的是,這些繪畫中的人物沒有一個是裸體,因為裸體藝術是基督教文明所不能接受的。

  君士坦丁大帝在西元 313 年頒布的《米蘭詔書》,對基督教藝術有決定性的影響。在此之前,宗教禮拜大多是在有錢人家裡秘密地舉行,但自從這項法令頒布之後,雄偉的教堂便相繼出現。在西元三世紀初,敘述福音書和舊約故事的教堂壁畫,還具有濃厚的希臘羅馬的痕跡,但是到了西元五世紀,畫風轉為強調輪廓線條,不再刻意表現三度空間,於是圖示性成為這時期的藝術風格。

  早期基督教的教堂大量使用彩色石塊和彩色玻璃塊,以鑲嵌壁畫之形式裝飾內部,因為這些材料色彩閃爍神秘又經久不變色,因而加強了教堂裡需要的神秘感,也為接下來的拜占庭藝術的發展奠下了基礎。在新聖阿波里奈爾〔S. Apollinare Nuovo〕教堂中殿牆上有一幅鑲嵌壁畫《麵包和魚的奇蹟》﹝The Miracle of the Loaves and Fishes﹞,其中的人物成一字式沒有前後感的排列,旁邊兩塊石頭為整個畫面暗示出一個抽象的空間。

麵包和魚的奇蹟
﹝The Miracle of the Loaves and Fishes﹞
約西元 504 年

新聖阿波里奈爾教堂〔S. Apollinare Nuovo〕,拉芬納〔Ravenna〕,義大利


早期基督教的雕刻

  早期基督教藝術因為在羅馬受到嚴重的迫害與禁止,因此教徒們開始將地面上的活動轉移到地面下的墓室。除了壁畫之外,地下墓室還有陪葬的石棺、墓碑、聖油罈、燭台等陪葬品。對於基督教教徒而言,墓室除了是生前傳教的場所,也是死後的葬生之處,因此其藝術風格大多屬於田園、象徵與悲苦的。

  基督教是一種否定偶像的宗教,因此曾在羅馬帝國時期盛行製作等身大小的雕像藝術就不再出現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半立體的深浮雕﹝high-relief﹞藝術,這種雕刻藝術經常用來裝飾墓棺與墓碑,所用的題材多是象徵十字架形狀的錨、鋤,象徵基督耶穌的魚,葡萄或棕櫚這些植物,以及羊、鳩、鹿這些鳥獸。現今收藏在聖彼得大教堂的《朱尼厄斯•巴薩斯石棺》﹝Sarcophagus of Junius Bassus﹞即是一件採用深浮雕技術的藝術品。

朱尼厄斯•巴薩斯石棺
﹝Sarcophagus of Junius Bassus﹞
約西元 359 年

聖彼得大教堂,羅馬,義大利

說明:因為基督教禁止偶像崇拜,對於肖像的雕刻採取禁止和否定的態度,因此朱尼厄斯•巴薩斯石棺是將前期羅馬的立體圓雕手法加以改良,以深浮雕的表現方式紀念死者。所以深浮雕其實就是縮小版的肖像雕刻,其主題還是跟壁畫的內容一樣,象徵意味非常濃厚。


早期基督教的建築

  自從《米蘭詔書》頒布之後,早期基督教雄偉的教堂便相繼出現。這個時代的教堂建築可大致分為西羅馬的巴西利卡式〔Basilica-plan〕和東羅馬的集中式〔central-plan〕兩種。


東羅馬帝國與西羅馬帝國的教堂形式

  由於基督教的教堂必須容納眾多信徒,其禮拜儀式是由一位牧師站在祭壇上傳道的,這種形式便需要一個封閉式的龐大空間,因此西羅馬的建築師便從古羅馬教堂找尋借鏡。這種教堂包括寬大而長方形的走廊,兩旁有較矮空的小隔間,半圓蓋的聖堂則設在建築物的東端,供會議主席就座之處。位於拉芬納〔Ravenna〕附近的一個小鎮克拉西﹝Classe﹞,聖阿波里奈爾教堂Church of Saint Apollinare in Classe〕正是採用這種設計,半圓形的小室則改成祭壇,中殿則為信徒聚集的地方,也正好面對祭司。

  教堂兩旁的廊柱上面都用華麗的裝飾表彥教堂的神聖特質。從祭壇的局部來看,可見圓拱頂的壁畫與地下墓室的壁畫風格類同。在此,光滑的大理石和閃爍的馬賽克構成光彩閃耀的國度,使人忘了塵世的紛擾,進入虔誠的精神境界。

聖阿波里奈爾教堂
﹝Church of Saint Apollinare in Classe﹞
西元 533~ 549 年

克拉西﹝Classe﹞,拉芬納,義大利

說明:一進入聖堂,便看到長廊左右上部的壁面上有呈現舊約中各場面的鑲嵌細工。這些裝飾將人物、建築物、街道單純化,其將重點放在故事的圖示性敘述的特色,充分顯示出教會時代的風格與圖像構成的特徵。

  至於東羅馬的集中式則是吸取希臘化墳墓建築,並且後來演變成猶太教紀念堂建築的傳統。這種式樣多用在洗禮堂、廟堂、殉教者紀念堂等,以及一些有特殊用途的小型建築物上。

善良的牧羊人
加拉普拉契狄亞陵寢
﹝Mausoleum of Galla Placidia﹞
西元 420 ~ 525 年

拉芬納,義大利

說明:這座陵寢是集中式教堂建築的代表作之一。陵寢內部昏暗,陽光不易照入堂內,規模雖小但建築技巧精細,其壁面與天花板的壁畫與鑲嵌畫同樣也呈現出早期基督教藝術的特色。

  但不管採用哪一種形式,一般都以煉瓦建造建築物的外觀,使其看來都相當素雅;然而,教堂內部的壁面卻用昂貴的大理石、彩色玻璃、黃金鑲嵌成細緻豪華的裝飾。在這樣極端的對比下,給觀者一種地上人間的現實世界與神的聖靈世界相對比的印象。

  這時期的教堂裝飾是將早期基督教藝術中具有象徵性或寓意性的視覺表現與建築空間結合,使圖像以系統化地方式組合在一起。由於歷史不斷的往前推動,基督教藝術也逐漸脫離古羅馬末期的古典風格,將各式各樣的裝飾加上華麗的金飾以表現各種內容主題,形成具有強烈東方色彩的拜占庭藝術。


  《拜占庭藝術》